樹欲靜而風不息。經過了幾天相對平靜的日子,昨天(十月二十七日)又是大搜捕和TG放題。綜合網上不同消息來源,昨天單日被捕人數應逾二百,當中相當高比例是年輕人和學生,特別是年輕女性。對於昨天的遊行主題我已全無興趣。儘管是老生常談,但我仍要問,特區公安是否以年輕人為拘捕、施虐、凌辱的目標?這四個月來的失踪人口,離奇墮樓、墮海事件是否與上述情況有關?港人是會鍥而不捨追查確實答案。可以預見,甚麼監警會,以至鄭匪月娥近日放風可能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都不會有真正答案。真相,只能靠港人自發去追查。現在是誰在指揮特區公安?這個問題是問錯了。應該説,是誰放縱這頭怪獸去殘害無辜?鄭匪是政治喪屍,不管用,中聯辦才是揸FIT人,用新疆模式來鎮壓港人。執筆之際,有記者拍下旺角通菜街上地大灘血跡,而在場市民曾目睹有人被捉去後巷毆打至昏迷後,更遭腳踢頭部。當時圍觀者及記者被推走,特區公安用電筒強力照射,故此難以拍下過程。這名重傷者下落如何?

回顧這幾天的變化,可以看出為何會出現以上事件。首先,律政司代表律政司司長及警務處長於上周五,以特區公安被網上起底為由,成功向高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披露特區公安及其家人個人資料。雖説是臨時禁制令,但此例一開,再加上無編號及蒙面等做法,特區公安任何作惡行為,社會大衆都只能籠統含糊地知悉事件,而無法追究個人責任。正如英裔網民RICHARD SCOTFORD指出,這是為特區公安可以作出任何違法行為提供法律保護罩。當然,這還是不全面保險。下一個要對付的,就是現場採訪記者。

於是昨天出現幾件特別針對記者的事件。穿上反光衣,胸前掛上記者證的NOW電視新聞攝影師遭蒙面特區公安質疑其記者證上為何「寫往PCCW嘅?」NOW新聞台並非第一日啟播,大大小小的突發新聞都不缺席。這肯定是明知故問;FULL GEAR記者裝備的HONG KONG FREE PRESS的FREELANCE攝記MAY JAMES昨天亦在旺角被捕,主編TOM GRUNDY即發社論要求立即放人;港台新聞部攝影師在旺角採訪期間,被特區公安阻撓及推撞,並強行扯下面罩,同時,特區公安向在場記者噴藍色胡椒噴霧劑,港台攝影師亦被噴中。港台強烈譴責這種不必要武力,粗暴干涉記者正常採訪的行為;當然,還有《立場新聞》記者腿部中彈(可能是橡膠彈或海綿彈)。記者是特區公安的眼中釘,難怪後者希望由他們發記者證,只是特區政府還未夠膽行這一步。再説,即使由特區公安發記者證,也不可能將他們所有暴行審查、隱瞞。

特區公安現在是喪失理性。昨晚在旺角,撤退前向路過九巴施放催淚彈,全車乘客要立即離開車廂,但可憐司機因職責關係,留在司機位硬食。設想他身體承受不了(如患哮喘,或心臟病),會否釀成嚴重交通意外?另外,不少藍絲商舖,如食市、藥房等昨日也受TG無差別對待。長此下去,由藍變黃是必然的,毛漢及褚簡寧等印裔人士正是例子。

特區公安和中聯辦自以為看準了港人弱點,不敢武裝革命,所以有恃無恐。可是,他們忘記了,一旦數以百萬計的港人要和他們算賬,甚至同歸於盡的話,他們往下的日子不會好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