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今天香港的局面已沒有太多值得評說,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清真寺被水炮車射藍色水劑,此一愚蠢兼無腦的行為,決非警隊高層的指示吧!前線失常魔警貪得意,警隊高層執手尾,余鎧均收拾不了,就要林鄭、盧偉聰親自出馬道歉。穆斯林不可得罪云云暫且不論,敢問現在香港是由誰來管治?果真仍是特區政府?抑或前線魔警?一群無腦、弱智、EQ 低的低級警員?

最可笑是,他們的薪金、裝備,全是納稅人給的,納稅人天天上班賺錢,供養一群魔獸來蠶食自己,香港就是這麼荒誕!

香港淪為警察城市,選舉可以隨時 DQ,稍為有心的政治人才,是不是要突破框框,不汲汲於議席呢?偏偏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為了選區議會,表態「不提倡和支持香港獨立作為民主自決的一個選項」,背棄昔日眾志創黨的初衷。

從「u no gun」到「不排除香港獨立作為民主自決的選項」再到今天的修訂,一個立場左搖右擺的政客,焉能取得市民信任和支持?泛民喜歡批評黃毓民,但毓民由始至終都是向當權者、向建制派開火。即使是已過世的司徒華,支持建設民主中國、「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終身未變。

黃之鋒的作為,教筆者想起「竹林七賢」中的向秀,向秀一直隱居不做官,見好友嵇康被迫害至死,馬上「覺今是而昨非」,對司馬昭說:「以為巢許狷介之士,未達堯心,豈足多慕 (我認爲巢父和許由是偏狹之人,不通曉帝堯的用心,哪值得羨慕呢)。」不過向秀怕死,其情可憫,黃之鋒的變節卻是為議席,為選票,在今日香港的情勢下,未免太昧於形勢,缺乏遠見,只求個人一己私利。

葵芳連儂隧道有三米「民主女神」壁畫,引來不少人前往朝聖。可是,經歷過雨傘革命的人都知道,再美的藝術作品,難敵暴政的專橫、醜陋。八三一太子站真相公開了沒有?一大堆浮屍的真相公開了沒有?還有新屋嶺傳聞究竟是否屬實?這麼一直想下去,與其沉醉於藝術品,不如實際行動。有人建議用金錢懲罰良心小店,有人建議罷搭黨鐵寧搭巴士及步行,這些都比朝聖有益,也令抗爭不至中絕。然而,做的人有多少?

當街頭 busking 唱抗爭歌曲都會被圍、罵罵警察都被當成是攻擊、出來抗爭被拉的人越來越年輕,這些俱是抗爭情勢惡化的警號。居安尚且思危,何況現在是不安?是否要繼續投票,繼續交稅,繼續為藝術品自我滿足,值得深思。

香港已病入膏肓了,再不痛定思痛,奮起振作,何君堯一類肆無忌憚、胡言亂語的垃圾只會越來越多。三百幾隻曱甴?他說得很對,香港有他那一種垃圾在,臭氣沖天,不出現曱甴才怪!香港人是時候清理垃圾!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