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令是鎮壓萬能KEY,高等法院是黃大仙,特區政府申請有求必應。細數一下,二零一九年禁制之多,有如天上繁星,可列入歷史紀錄:機管局禁制令、港鐵禁制令、禁查閲選民登記册令、禁滋擾警察宿舍令、禁披露警員及家人個人資料、煩擾警員及其家人。最新批出的一條是,高等法院昨天(十月三十一日)傍晚緊急開庭應訊,應律政司申請頒發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網上及其他平台,包括但不限於連登及TELEGRAM,發布言論去鼓勵、協助、煽動或教唆其他人使用或威脅用暴力去傷人或損毀財物,臨時禁制令有效期直至本月十五日有關案件提訊。鄭匪月娥獨裁無膽,何不引用《緊急法》禁網,向法院申請禁止市民反對政府的禁制令。這樣做才一了百了,不再浪費大家的寶貴時間。在政治上,以上種種禁制令有兩種含意:其一,行政部門與法院勾結,可繞過立法會進行限制市民自由的立法;其二,説鄭匪獨裁無膽,牠不敢再引用《緊急法》獨力承擔後果,還是拉法院落水陪葬。「煽動暴力傷人」本身足以入罪,現在有了禁制令,還干犯「藐視法庭」罪。連登會因此收檔嗎?TELEGRAM會停止服務嗎?都是那一句:「香港人不會被嚇到。」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説,今次律政司似乎是「禁網」前的預備動作。他提醒特區政府,有關禁制令在執法上有難度,因為連登和TELEGRAM的伺服器都不在香港,而TELEGRAM用家可關掉顯示電話號碼,毋需用真名;連登雖然要登記電郵地址,但執法人員須申請到手令才可搜集相關資料。

有關禁制令本可只泛指所有資訊平台,但一句詰屈聱牙的「包括但不限於連登及TELEGRAM」就顯示特區政府對這五個月來港人自救運動的政治分析:連登和TELEGRAM就是大台,拆了大台運動就瓦解。這是錯得離譜的分析。套用粵語殘片那一句經典對白:「連登死咗,仲有千千萬萬個連登」。何況這是一個自發、沒有背後組織的全民運動。北京及特區政府至今執迷不悟,拒絕面對真相,客觀上有利運動延續,直至全面焦土。

港豬也不要再説:「今天是香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香港法院早已淪陷。政府申請禁制令,必贏;市民申請司法覆核,必輸。四哥話齋:「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你點同我打呀!」理論上,「煽動」(INCITE)、「教唆」(ABET)等都是有比較嚴謹定義的法律術語,由意圖到結果,舉證責任都在控方。但以今天的政治氣氛,有人還會相信法院有能力把關嗎?被打至血流披面的女示威者都可反而成為被告,「胸部襲警」入罪。從那天起,我對香港法院信心蕩然無存。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昨日宣布,將於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年屆六十五歲法定退休年齡退休,並已知會特首當日離任。資深法律專業人士陸續退休,剩下的是甚麼貨色大家心知肚明。幸好馬道立只要捱多一年,不用擔心要「跪玻璃」。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面合作,指日可待。區區禁制令又何足掛齒。

收筆之際,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駐港記者WILL RIPLEY推特最新發文:「JUST GOT TEAR GASSED. HAPPY HALLOWEEN HONG KONG」(有相)。我除咗講恭喜之外,都唔知應該講乜嘢好。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