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一輯「說文解字」。

這個節目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啟播,逢周一、三、五播出,到了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結束,總共播出一百集,並且製作成超過七個小時的電腦影片檔(USB) 與及出版成書公開發售,頗受歡迎。

「說文解字」這個節目,並不是純粹的教人如何使用中文,也不是講語法談修辭,而是「借題發揮」甚至「借古諷今」,換過方式月旦時事、批判惡政。新一輯的「說文解字」逢周六下午五時播出,篇幅較長,希望各位按時收看直播或在YouTube重溫。

回歸正傳,今集的主題是「警察國家」,英語是 Police state,又可譯為「警察社會」。

從個人自由的界限而言,實行民主法治的國家在於保障人權,人民的基本權利不可以受到侵犯,尊重個人自由;「警察國家」的政府的本質不是集權便是威權,甚至是極權統治,以維護國家安全及維持社會穩定為由,
對人民的政治和經濟生活實行嚴密的控制。「警察國家」的政府要由軍人、警察、特務去執行「社會控制」的任務。上一世紀的民主政治遭逢兩大逆流,一曰法西斯主義,二曰布爾什維克主義,都是極權統治,為人類社會帶來無窮災難。那是軍、警、特無處不在的「警察國家」的極致。踏入二十一世紀,中國在共產黨的統治下,集封建、法西斯、布爾什維克之大成,除了利用軍人、警察、特務這些專政工具打壓人權,更以傳播科技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藉此鞏固它的極權統治。

在實行民主法治的國家,警察是對內維持公道(社會秩序),它的權力性質與對外保障安全的軍隊同樣是消極的,即是行動祇應是事後補救而非事先壓制。正如軍隊不能把所有外國當作潛在的敵國,而警察也不能把所有人民當作潛在的罪犯來處置。縱因必要而從事防範,亦應不致構成一種對人民的侵擾,至低限度,不能損及人民的基本權利。警權是公權力的一種,它必須依法行使,而且要有不可逾越的界線。給任何個人或任何機構賦予一項工作或任務,同時要賦予其執行此一工作或任務的權力,但必先要劃清此一工作或任務的界限,如果進行此一工作或任務必須具備某種強制性的權力
(coercive power),劃清界線就更加重要。實行民主憲政的國家,權力必須分離,即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性質上的分離),還有中央與地方的分權(地域上的分離)。此外,任何公權力的行使,第一,必須接受法律的規範;第二,必須以不侵犯人權為前提;第三,必須有不可逾越的界限。

有人會說:那麼政府的管治豈不是窒礙重重,施政不是沒有效率嗎?說得一點都不錯。這就是為甚麼幾乎每一個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都不喜歡權力受到約制,殫精竭慮,巧立名目,都要透過各種行政手段和修改法律來擴充權力,但是又要時刻提防被反對黨的攻伐,和人民的監察。民主政治其中一個「兩難」問題,就是效率與人權。政府要有效率,施政如臂使指,人民的權利必然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反之,人權得到完全的保障,政府施政自然也會受到制肘。不過,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人文精神的提升,政府機能與社會機能的配合,這個「兩難」問題是可以得到解決的。

講到施政最有效率,權力不受任何約制的政治體制必然就是「黨國體制」。由於國家權力是最大的,並且幾乎是唯一的強制權力,當強權力成為一種專斷權力,必然會危害到人民的權利。上一世紀的法西斯主義,布爾什維克主義,到本世紀仍然陰魂不散的共產主義,國家權力都是一種專斷的權力,憑藉一個龐大的國家機構,即高效率的國家機器如軍隊、警察、特務來統治人民,這種「黨國體制」為了鞏固極權統治,逾越了「為人民服務」的本分。

港共政權頭目林鄭月娥,十月五日引用九十七年前一條英國殖民地惡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越過立法機關,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條例》(反蒙面法),賦予警察絕對權力,可以為所欲為,肆意侵犯人權。香港正式淪為「警察社會」,而所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亦正式成為中共極權主義的幫兇,香港便變成中國另一個實行「黨國體制」的所在,港人的基本自由權利必然受到嚴重的打壓,陷入危險的深淵。

香港警察藉著「止暴制亂」的名義,可以無法無天,不受約制,濫用權力,向手無寸鐵,不分男女老幼的民眾施暴,是真正的暴徒。沒有搜查令,警察可以進入私人空間執法,肆意拘捕無辜民眾;沒有暴力威脅,警察可以隨時施放催淚彈、可以近距離向不順眼的市民爆粗甚至動武;緊急令下達反蒙面法,其實已經是戒嚴法的一種。頒佈《禁止蒙面規例條例》時,政府說法例訂明記者採訪可以豁免,但是警察公然扯去記者面罩的事件經常發生。警方高層說記者並無獲「豁免」。更多令人憤怒的是,警察痛恨報道真相的記者,不但阻撓記者採訪工作,更不時會向記者施暴,十月三十一日晚上,香港電台一名攝影記者在蘭桂坊採訪期間,被警察兩度以胡椒水直射面部,需要送院處理,這種暴行人們還可以容忍嗎?

《緊急法》一經引用,港共政權侵犯人權的惡法、惡政陸續有來。知法犯法、枉法亂法,民望「墊司底」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繼不久前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查?選民登記冊、禁止滋擾警察宿舍及禁止披露警員及家人個人資料,十月三十一日又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網上及其他平台,包括但不限於連登及TELEGRAM,發布言論去鼓勵、協助、煽動或教唆其他人使用或威脅用暴力去傷人或損毀財物,臨時禁制令有效期直至本月十五日有關案件提訊。這不就是進一步擴大警權嗎?市民不能蒙面,記者不能蒙面,但警察在「執法」時(正確的說應該是施暴時),不但可以蒙面,也可不顯示編號,
不出示委任證。此外,警察及家人的住址、姓名不能公開,難道他們是「秘密警察」嗎?

說到「秘密警察」,真是人人聞之色變。只有極權國家,才有以秘密的方式執勤的警察。「秘密警察」的基本目標不是維持法律,而是以特殊目的維持某地區秩序、安全或對人民進行思想審查。「秘密警察」很多有時候會被用作政治迫害的工具。極權國家的「秘密警察」監控人民思想、秘密審判使用酷刑,犯下許多反人類罪行。

反政府示威持續不斷的「己亥事變」,警察成為主角,也成為港共政權殘民以逞的工具,林鄭月娥說過「除了三萬警隊,特區政府一無所有」;很多跡象顯示,香港警察不會聽命於林鄭政府,牠是中共政權鎮壓香港人的武器!

多謝各位收看、收聽本節目,下周再見!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