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十一月四日)在網上看到科大電腦系二年級學生周梓樂同學墮樓的圖片已深知不妙,昏迷、失禁、浴血。相信昨晚對各大專院校,特別是科大同學來説是另一個無眠之夜,同學們都祈求周同學能早日脱離危險時期。綜合暫時所得各方資料,周同學送院後立即接受全身電腦掃描,發現嚴重骨折、內出血及右腦膜有瘀血,醫生為他進行第一次腦部手術清除血塊,但他仍未蘇醒;消息又説,他仍有腦部出血情況,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切除部分組識。現時他仍留在深切治療部,需用呼吸機。由於周同學腦部重創,有變成植物人的可能,而能否康復,未來三日最關鍵。

據稱,日前網上流傳一名防暴警察上周日(十一月三日)在位於港鐵將軍澳站上蓋的皇冠假日酒店擺喜酒,有網民發動到埸「贈慶」。晚上八時後,大量人羣在酒店附近聚集,至昨日凌晨,示威者在將軍澳尚德邨與廣明苑一帶以磚頭及雜物堵路,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周同學是在大約這段時間被發現從尚德邨尚禮樓三樓停車場墮下至二樓,當場重傷昏迷。網上消息初時懷疑他是躲避催淚彈時失足墮下。雖説周同學熱心時事,曾參與示威,但不能完全排除當時他只是路過現場,誤中催淚彈;再者,中了催淚氣體也不一定會失足墮樓。因此,我覺得大家不要先入為主,將催淚彈與墮下掛鈎,排除其他可能性。照常理,人遇到催淚彈的即時反應是逃跑,而非跳樓。除非那些不是催淚彈,而是其他彈類,例如布袋彈。以上這些推斷可以實地調查,例如周同學身上是否有催淚彈擊中傷口,現埸是否有布袋彈遺留,周同學是先墮下後受傷,還是受傷後墮下。這些疑問,看了現埸閉路電視可得到初步答案。

更嚴重的問題是,當晚有目擊者聲稱,警員阻止救護車進入現場,拖延救治工作,而已昏迷的周同學當時是靠民間急救員及消防員搶救逾二十分鐘,才由救護車送院。科大學生會昨晚發聲明,強烈譴責警方阻止救護車進入事發現場,拖延傷者接受治療,並指事發時周同學無作出攻擊性行為或配帶保護裝備。警方向其發射催淚彈與謀殺無異。

身為科大校長的史維,表現和其他香港大專院校的負責人一樣窩囊,面對學生包圍詰問時只會儍笑,又推搪「獲學生家長同意」後才會要求商場交出閉路電視片段;至於譴責警暴聲明,又要等證實警方防礙救援後才發。

史維及其他大學祭酒都拒絕面對一個事實:香港大學生是特區政府及魔警強力打壓的重災區。至上月初,被捕大專學生數目直逼三百,遍布所有大專院校,其中以理大及中大人數最多,有個別已遭檢控暴動罪。科大同學被捕數目相對較低,但很不幸,今次重傷危危殆的正是科大同學。其實,單是以上這個數字已足以全港大專院校最高負責人及全體教職員強烈譴責以鄭匪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及魔警,並全力支持學生罷課。他們沒有這樣做,只因怕失去高薪厚祿。他們是愧對學生。

我不會浪費筆墨於這些學棍身上,因為對他們從來沒有期望。我只誠心希望,周梓樂同學及其家人能安然渡過這次危機。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