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

等美國參議院表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不要説港人,連美國參議員自己都不耐煩。新鮮滾熱辣的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佛羅里達州)推特短訊:「我們會與所有人合作,推動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但我們不會讓任何人借故拖垮法案。再過不久,時機成熟就要動手。不管怎樣,我們都要付諸投票,而那些反對的(參議員)就要解釋其立場。」盧比奧在短訊後貼上《紐約時報》一篇報道連結:「美國國會約束中國在港行為的法案遇到障礙」,意味他是針對有關報道有感而發。報道指出共有九名參議員想採取較温和手段,甚至在幕後發功令法案胎死腹中。重要的是,他們都不願打正旗號表明立場,但背後原因是他們所代表州份依賴中國投資或對華貿易。盧比奧在短訊發火無非是逼這九男女參議員現身交代。整件事有兩大疑問:一)為何法案在衆議院高速全票通過,在參議院障礙重重?二)為何反對的參議員不敢光明正大?以上不是離地學術問題,而是關乎香港命運。很多港人相信,美國愈快介入,憑其震攝作用,就愈能減少年輕示威者的傷亡。

分析以上問題要保持理性,忌主觀投射,一廂情願。國際關係重利輕義。據説特朗普為與北京達成貿易協議,向中國副總理劉鶴承諾避談香港。假如報道屬實,大家是否懷憂喪志,放棄抗爭?當然不會,但我們必須從國際形勢分析中尋找港人優勢及弱點所在。美國衆議院全力支持香港,原因不難明,港人以頑強鬥志及流水策略贏得世人尊重。至了參議院,形勢有變,參議員任期長,人數較少,正是北京利用各種手段發揮游説力量的温床;港人擁有道德高地,即使九男女參議員有心拖垮法案也不敢公然進行,怕受輿論指摘。至於報道説背後原因與中國投資有關,則未免天真。若真的如此,大方告訴選民又何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次子遭特朗普踢爆在中國及烏克蘭有大生意。稍為世故一點都會推斷,兒子的生意怎會與老頭子無關,只是後者不便出面。既然連總統參選人可以收買,「游説」區區參議員有何難度。

中國的政治影響力可以去到權力頂峯,而且是始於克林頓時期,美國情報機關及軍方焉能坐視。只不過現在特朗普面對國會彈劾,一切都要待風暴過後才能處理。正面點看,今次香港問題令潛伏在美國政界的北京代理人曝光,長遠而言是好事。

港人寄望美國政客出手相助無可厚非。事實上,在現階段,在面對中國極權主義方面,美港利益尚算一致,但旨望美國全力打救,短期見效則是過度樂觀,這份樂觀源於聽證會之後衆議院的傾力支持。

義在港方,利在中國。國際社會如何取捨並非港人可控制。我們可以控制的是我們自己的鬥志,永不言敗的堅持。我們也不必因為急於得到認同,取悦美國政客而自我設限及言論審查。前港督彭定康昨天有感而發,「中國令一代香港人希望獨立,理解示威者為何使用暴力。」一個月前他不會説出以上這番話,是香港年輕示威者改變了他。

港人自救,方能拯救香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