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十一月九日)港人自救運動踏入第六個月。香港的城市游擊戰、化武戰(有山埃成分催淚彈屋苑放題)無日無之,市民與特區公安關係空前對立,無故失踪、墮樓、墮海個案與日俱增,由六月至今已有數百之譜,而當中只要有一至兩宗證明是謀殺,足以令香港翻天覆地。如此局面,難為當權者還以為將「止暴制亂」當咒語唸就可回復平靜,真是人間何世。其實他們心𥚃也知道沒有可能,他們心𥚃很清楚,現在凡有大量人羣聚集必會演變成反政府示威。如果條件許可的話,特區政府會取消區議會選舉(十一月二十四日)、禁止平安夜報佳音(十二月二十四日)、除夕倒數(十二月三十一日)、停止年宵市場(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至二十四日)。昨天康文署取消年宵市場乾貨攤位,一箭雙雕,既可截斷政治團體財路,又可減少人羣聚集數目。由此可見,特區政府對於能否在年底前「止暴制亂」心中也沒有底。我更可大膽預測,香港抗爭運動(包括激烈行動)必會跨越二零一九,直至二零二零。

聖諭是「止暴制亂」,方法是「三權合作」。如果連甚麽是「三權」也不懂,我可用更通俗語言解釋,就是「趕盡殺絕」。行政、立法完全配合,唯獨部分法官仍未落搭,只要成立「特別法庭」,SEVEN-ELEVEN形式運作,即捕、即審、即判,任務即可完成。關鍵是,馬道立會唔會陪你一齊癲。今上自詡熟讀中國歷史,但他沒有讀過《山海經》:「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於羽郊。」鯀治水失敗,教訓是治水不能靠封堵,只可疏導。「趕盡殺絕」施於維族、藏人或許有效,卻不能用於港人,因我們有強大的經濟基礎及國際連繫。

有報道指,香港第三季經濟表現差勁,連帶影響深圳同季GDP下降。特區政府「止暴制亂」,變相戒嚴消滅本地消費市場,衍生出來的失業大軍,正是勇武派的第二梯隊。這很可能在明年首季或第二季出現。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昨日在接受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訪問時指出,林鄭月娥是否完全任期,何時下台並非關鍵,問題是很多中小企業捱不過經濟寒冬,現時無人有橋救市。疏導民情,回復經濟活動的關鍵在兩點:獨立調查委員會及雙普選,但這兩項現在連提也不能。

田少的分析我們不一定同意,但從焦土派的角度,北京及特區政府TAKE THE BAIT(上釣)配合經濟攬炒,看來成形,包括中資在內的娛樂及消費市場連標尾會的機會都失去,加上抵制及「裝修」活動,必然雪上加霜。至於田少強調的兩項訴求,前者是特區公安的TABOO,後者是北京的TABOO,幾無討論餘地。這也合乎焦土派的預計。

有一點我們的看法和田少是一致的:今次運動不會像二零一四年般被拖散。田少在訪問中沒有解釋原因。我可在這𥚃補充:今次特區政府及北京以高壓及血腥手法對付反修例運動,就等於一個鬧鐘喚醒一代人。年初之時,本地人年輕人還熱衷於上深圳飲喜茶、看展覽,不理政治;到了年尾,他們寧願放棄學業、生命,也要撑下去。

他們要的是甚麼?答案另一位建制派人士也指出了,就是石禮謙説的「尊嚴」。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