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標題應加上問號嗎?經歷了周梓樂同學死亡事件後,我對示威者被特區公安打死的傳言是先相信,後查證。這是新聞學院指定的嚴謹評論態度嗎?當然不是,但不要忘記,這𥚃已不是新聞學院假設的那個正常世界,這是內戰中的香港。有戰地採訪經驗的德國記者説,香港「警察」比ISIS更可怕。TG放題不在話下,昨天(十一月十日)還有多張特區公安用槍極近距離指向市民(不一定是示威者)頭部的相片在網上流傳。晚上直至凌晨二時洗版的消息是,昨午特區公安進入九龍塘又一城商場瘋狂拘捕市民時,其中一名男子被特區公安用警棍毆打至頭破血流,地上留下大灘血跡。稍後有自稱醫護人員在網上報料,指有人可能當場重傷至死,而特區公安將封鎖又一城商場,用車運走屍體。又一城果然不久封銷有關樓層(據説是L3),熄燈、驅逐記者。現場記者當然用盡方法追查,結果發現又一城停車場P3層車位C104-106及落貨區有血跡及疑似拖行過的手印(以上皆有照片為證)。其實,同場特區公安追打在電梯走避的市民已有可能釀成人踩人慘劇。更恐怖的是,有位女公安居安臨下,咧嘴而笑,彷彿享受整個虐待市民過程。

我個人對今次事件感受極深。城大是我母校,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往返城大圖書館查資料及借書,又一城是必經之處,除讀書外還會在商場看電影或食飯。通常我會選擇周日回城大讀書,貪其人少較靜,但昨天因處理私人事務沒有回去。靠一點運氣,我沒有被捕或打傷。但明天,後天…我還有這樣的運氣嗎?周梓樂同學、陳彥霖同學,他們剛巧不是你們的兒女,但特區公安獵殺年輕人,特別是女性的瘋狂行為繼續下去,誰又確保閣下的子女不會是下一個無辜受害者。這與他們是否上街,和理非或勇武派已無關係。

周梓樂同事的死,網上多作分析及評論。綜合有以下數點:一)領展發放的閉路電視片段,有一名貌似周梓樂的人在大約相同時聞在尚德邨三樓停車場徘徊,服飾及鞋相似,但細心一看,鞋不是周同學那款ADIDAS ULTRA BOOST,而且片中人的鞋底極新淨,不似照片所見周同學那對那麼陳舊。我們有足夠證據懷疑,片段是事後揾替身補拍;二)周同學全身多處傷痕,兼有內傷吐血,與跌傷造成傷勢完全不符;三)現場車輛的行車紀錄儀極可能留下重要線索。總括而話,周同學不可能失足墮至死。他是先被人毆至重傷,然後從三樓拋下。

只要用常識想想,陳彥霖若真的「自殺」,為何要裸體跳海?日前旺角發現的墮下男屍,為何也是裸體?恐怖的事實是,自六月以來,香港已發生數十宗類似謀殺案,而特區公安推説事件全部「無可疑」,顯然是心中有鬼。

又一城謀殺案是旺角太子站8.31翻版。幕後主事者以為可以隻手遮天,任意妄為。這些禽獸是錯了。紙包不著火。港人會鍥而不捨追查,除非殺盡港人,否則真相終有大白一日。又一城,及早交出完整的十一月十日閉路電視片段吧,也不要學領展般,否則後果自負!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