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業在臉書上載一張照片,有凌晨時分在旺角採訪的記者穿上了避彈衣。避彈衣意味著甚麽?當然是戰爭。但如果説戰爭,為何每天早上仍有這麼多人趕著上班、上學?下班時仍是那麼塞車?網民號召的大罷工效果不彰,港人仍熱愛工作,視返工為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晚上路經太子,食肆食客稀疏得可憐,但有一項細節令我想起戰爭:直升機一直在上空盤旋。事實上,無論在居所或辦公室地點上空近期都有直升機在偵察、監視,加強地面部隊優勢。可是示威者人數衆多,活力充沛,特區公安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仍未能「止暴制亂」,唯有不斷加強鎮壓火力,於是就有昨天早上西灣河特區公安連發三槍實彈射擊手無寸鐵示威者的場面。所謂「香港內戰」是指特區公安心理上已進入戰爭狀態,準備任何時間射殺市民。前兩天大量特區公安持槍指向市民頭部照片是一例;叧一例是西灣河那位公安連發三槍後,還大力移動重傷流血不止的示威者,意味他毫不關心傷者會否當場喪命。現時香港最危險之處,特區公安這邊進入戰爭狀態,而不少港豬還以為仍是和平時代。記者對時事走勢較常人敏感,於是他穿上避彈衣,因為他知道,特區公安視記者為敵,總有一天會用實彈射撃他們。

特區公安殺得性起,大學校園、私人屋苑TG放題,但昨天有一項細節頗堪玩味:中環金融區出防暴隊及施放催淚彈。同日恆生指數下跌逾七百點。跌幅不算大,但對於近日為托市不遺餘力的中資實在添煩添亂。試想由特區公安上演「佔中」,那恆指就驚濤駭浪了,於是過不久防暴隊撤離。特區公安文化水平低,不懂政治,就此暴露了特區政府的弱點。網上另一張照片也有意思:一班鬼佬BANKERS在中環辦公室食正催淚煙。他們和港豬一樣,不理政治,揾錢大哂,但此刻人身安全難保(催涙氣體有毒),轉到新加坡揾食已在日程。

樓市和股市不動如山,特區政府尚可安寢。這兩座大山一旦倒塌,不但北京緊張,全球關注必重回香港,因為有能力TRIGGER環球金融大地震。至於發動大罷工,金融、交通等行業響應機會甚微,但示威者手上仍有牌可打,就是堵路,癱瘓交通,造成「被罷工」局面。效果如何,就要看今早的「破曉行動」能否成功。

美國國會共和黨女議員MARSHA BLACKBURN(田納西州)昨天在推特形容香港局勢是「天安門(指六四事件)2.0」,意味共和黨內部將有更大壓力予多數黨領袖麥肯奈,盡快審議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另一方面,德國國會卻否決了香港法案。在政治方面,制裁香港特區政府及公安必然遇到重重阻力,但在金融方面,香港風吹草動,特朗普也不能視而不見,因為漣漪效果會影響美國股市。

昨天特區公安單日拘捕二百五十人,數量多之餘還開了三槍。表面上似乎鎮壓愈來愈強力,但示威者人數及活動卻未見減少。更重要的是,戰術變化如流竄、快閃、即興更見嫺熟,特區公安基本上沒有可能在短期內瓦解這場運動。特區公安的「戰爭狀態」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形成的。既然是內戰,COLLATERAL DAMAGE當然無可避免。如果連這個代價也不願付出,港人在內戰中被消滅又可以怨誰。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