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 (11 月 11 日) 參與黎明行動的所有手足做得好!謹在此向你們致敬,亦希望中槍危殆的 21 歲學生盡快康復。

有人說,自己本來支持抗爭,但現在事件已經變了質,「班人癲架,好暴力」。筆者想指出,抗爭者之所以到處堵路、放火、私了,是因為魔警施暴不受約制,中共及其傀儡只知姑息養奸,卻不給予任何懲罰。加上無數被自殺、被打死、被輪姦的傳聞,仇深似海,怒憤焉能遏止?就算事件變了質,都是林鄭、魔警乃至中共迫成,始作俑者難道真的一點錯誤也沒有?錯都是年青抗爭者?這樣思想未免太膚淺。

又有人說,自己要搵食、要供樓,唔好阻佢返工。第一,參與前線抗爭的人,難道沒有工作,不用搵食、供樓?第二,他們不是純粹為了阻人返工,而是要成就「三罷」(罷工、罷市、罷課),「三罷」則旨在抵制漠視民意的政府,並對魔警一連串暴行表達不滿。設想你辛勤工作,出街隨時被發射有毒催淚彈,女兒、妻子隨時被魔警拘捕姦殺,你天天返工幹什麼?年青人正在為你的長遠利益抗爭,你責怪他們阻你返工,你羞不羞愧?

從道德上看,參與抗爭的九十後、千禧後大公無私,膽識過人,志氣可嘉。可是,從過去數十年香港歷史發展的脈絡看,篤信「中國有民主,香港有民主」、沉迷遊行集會、未有對英國挽留……由一代人去改正好幾代人的集體錯誤,去償還好幾代人所累積的歷史債務,此基本上是不可能。潛龍勿用,韜光養晦,不太好聽,但一個個少男被射死、打死,一個個少女被捉去強姦,香港族群又怎能保存?香港哪裡還有希望?望年青人三思。

林鄭見記者,承認有警員說「開香檳慶祝」,言論、行為不適當,倒不願接受警隊已經失控。然而,於中環 lunch hour 放催淚彈驅散、用電單車撞抗爭者、向沒帶防具的市民發射水炮、臨走前向天橋上正在採訪的記者發射催淚彈,這些不正是失控的表現嗎?一味譴責暴徒,盲撐魔警,嚴厲鎮壓,大言不慚:「我在此嚴正和社會說,包括肆意破壞香港的暴徒,你們的行為不會得逞。你們胡亂傷及無辜市民的惡行,一定不能爭取你們口中所謂的政治訴求。暴力不會解決問題,暴力只會衍生更大的暴力,亦令到社會受到更大的傷害。」亂局只會持續。

胡適說:「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

現在出來街頭抗爭的,小至十一、二歲,香港都算變態至極。

總之,造反有理,越亂越好,世界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你們的。全力站在年青抗爭者的一邊,核爆也不割蓆!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