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各位創校先賢,錢穆、唐君毅、牟宗三諸位大師泉下有知,看見今天中大同學之捨身𡚒鬥,不知有感想?中大的創校精神是甚麼?「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虜勞我精。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新亞校歌,錢穆詞)。我沒有心情説:「今晚我們都是中大人」這樣的風涼話。護校這個「千斤擔子」就得由中大同學兩肩挑起。「少年怒,天地鬼哭神嚎」,會否變血海滔滔?原本清幽靈秀的中大校園頓成孤島,催淚彈放題烽煙四起,今日凌晨時分特區公安海陸兩路重重包圍,校內傷員數十,缺水缺糧,仿似殺戮戰場,不缺的只有同學們高昂戰意。通往孤島之路盡是塞車,市民欲加入護校亦困難重重。特區公安何時發動總攻撃,將有多少中大同學受傷、被捕、虐打都是未知之數。網上引述中大同學説:「大家已有決一死戰及死亡的準備。」中大二橋之戰,不單是護校,也是為香港而戰。同學們沒有辜負先賢的期望。

特區公安強行進入校園、教堂並非首次,但攻入中大校園則是軍事行動,人數與裝備完全與所謂「調查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遭雜物阻礙」全不對稱。催淚彈當然不會缺席,但裝甲車、水炮車在大學校園外圍虎視眈眈,更有真槍實彈,特區公安是要查案,還是屠殺學生?談判過程中反口覆舌,是否只為學生鬆弛戒備,然後進攻?奇怪的是,校內中國留學生懂得聞風先遁,遠離戰場。這個軍事行動是專為本地學生度身訂造。

很多港豬至今仍對特區政府有錯誤期望,對特區公安攻打中大校園感到詫異、驚愕。有位聞見棺材香藍絲太子女説:放棄兩代香港年輕人。特區政府以行動實踐這奇想。今年六月以來波瀾壯闊的港人自救運動,舉世矚目,香港年輕人以靈活創新抗爭策略,前仆後繼的大無畏精神與當權成年人周旋,毋懼死亡凌辱威脅,當權者當然視之為肉中刺,眼中釘,除之而後快。衆大學中以中大及理大同學被捕人數最多,且中大女同學挺身指出荃灣警署性侵犯事件,特區政府首先向中大開刀有何奇怪。中大之後,其中大專院校不會倖免,大學生成為屠殺、拘捕目標。這是以斷送香港將來換取獨裁政權「穩定」的政治清洗。一整代大學生被殲滅,繼而中學生、小學生強行洗腦,香港還有甚麽未來?

冷氣軍師侃侃而談「撤退」、「智取」。今時今日中大同學,其他大專同學還有退路嗎?今日不拘捕,還有明天、後天…等十一月二十四日區議會選舉?泛民贏盡議席又如何,特區公安又是照樣開槍、暴打、濫捕;等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為何中大同學反抗就會令法案受阻?如果美國參議員這樣萌塞,法案不要也罷。不單只中大同學沒有退路,港人也沒有退路可言。

下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是中大校友(八七年,崇基社工系),另一位前任處長李明逵也是中大校友(七二年,新亞歷史系)。相信昨天和今天進攻中大校園的特區公安中,也有中大舊生。下命令向昔日校園發射千枚催淚彈,拘捕虐打母校學生,這些利欲熏心的禽獸是中大之恥。

中大一役之後,香港明天會如何?明天?香港已經沒有明天。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