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廂,習帝遠在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仍然無時無刻思念香港,昨日(十一月十四日)就當前香港局勢表明中國政府立場,繼續「止暴制亂」;那邊廂,美國參議院就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何時審議問題有突破發展:參議院慢起上嚟好慢,快起上嚟就火箭速度,竟然將法案放進熱線機制,法案不需表決,只要在限定時間內無議員反對,即可視為全票通過。習帝就香港局勢的最新發言了無新意,但時間巧合地緊貼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新發展,則內𥚃應大有文章,值得仔細分析。

北京談香港,在十一月之前,習帝出手不多,但大家都知道其實都是他的意旨。傳出特首換馬,鄭匪月娥明年三月下台消息後,習帝十一月四日在上海接見鄭匪,無非是要辟謠,更重要是強化「止暴制亂」鎮壓政策,讓外界不要幻想有任何妥協措施,例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特赦被控告的市民等。可是習帝沒有毛、鄧一言九鼎,一錘定音的功力,香港還是照樣的「亂」。

更嚴重的是,本來以為幾名在華府的北京代理人可以在參議院拖延法案,甚至令其胎死腹中,但到了這個星期,支持法案的共和黨反共議員們眼見香港局勢急變,決定向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肯奈逼宮。逼宮的結果不是法案排期表決,而是放進熱線機制,背後有何玄機?首先,逼宮除了加快法案表決外,更可捉鬼。麥肯奈當然是鬼,但將法案放進熱線機制,其他參議院內的鬼就避免現形。反正投票表決時,法案定必通過,何必浪費彈藥。

聽説如無意外,法案稍後通過並即提交特朗普總統簽署,成為法例。他會簽署嗎?與北京談判的貿易協議會否因這條法案而生變數,甚至終止?假如談判終止,美中貿易戰會否惡化,如何影響明年美中兩國經濟,以及美國大選選情?以上問題都是未知數。

北京在華府有相當多線眼。參議院有可能極快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習帝應事前有所聞。在巴西利亞發言談香港,大概是要PRE-EMPT美國國會,也是派定心丸給特區公安:無論點樣,阿爺會睇住佢地。

無論法案內容有幾辣,特朗普會否卡著它,有一點肯定的是,美國政界主流共識是介入香港事務。北京是否單靠唸著「止暴制亂」咒語可以招架這浪攻勢,實屬疑問。而促成美國主流共識,掃除華府北京代理人障礙當然有很多因素,有長線及短線的,但近期決定性的是中大校園保衛戰。這一戰,校內海外交換生都要撤離。再遲一點,香港各大專院校的英美歐教職人員都可能要撤離,領使館也要暗地研究撤僑方案。假如去到西方陣營撤僑這一步,各國政府如何能繼續自欺欺人,承認「一國兩制」這塊假招牌。

老實説,參議院行這一步也是為北京和香港好。法案是一個警告,北京再不收手,最終會害到自己,連假招牌也要掉下。當然,這些話習帝和鄭匪都聽不入耳。

中大同學護校當然是出於義憤及信念,沒有太多政治計算,但結果卻是深遠的,而且超出香港範圍。網上KOL侃侃而談「BE WATER」,反對所謂「陣地戰」。其實兩者並非絕對矛盾,BE WATER不一定單指流竄,也意味著靈活多變的策略。一味只懂流竄何嘗不是欠缺變通精神。反抗運動也需要勇氣和敢於犧牲的精神。狹路相逢勇者勝,中大同學今次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