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這條標題時也有點猶疑,成功突圍的勇武派具體數字是多少?是否流料?幸好到凌晨時分終於能綜合幾個消息來源確認。其他消息來源不提了,但昨天(十一月十八日)本欄提到一直留守在理大的路透社記者JOHN POMFRET也證實有關消息,具體方法是游繩,有近百人,當中亦有失足墮下重傷,由醫護人員送走。執筆之際,理大被圍事件(指狹義方面)應告一段落,理大校長滕錦光在完場補時階段進場,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亦於凌晨二時抵達理大,他解釋是因為其中學有一名學生被困。較早時,港大法律系講師張達明及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陸續陪同被困人士離開,所有人都須登記及拍照。換言之,即使暫時解困,很快亦會秋後算帳。另一方面,在旺角一帶,入夜後市民與特區公安嚴重衝突。在油麻地站A1出口碧街附近,深夜時傳出懷疑槍聲,釀成人踩人慘劇,有市民被踩斷手,有人重傷昏迷。義務救護員嘗試急救時,特區公安以胡椒噴霧驅散。從網上片段所見,數十人被捕後要跪地面壁。讀者會問,發生這麽多事情,爲何以勇武派突圍作標題?答案:士氣。

從現實角度,史匹堡電影《雷霆救兵》中,以湯漢斯率領一隊精英去拯救麥迪文這個小兵是否值得?故事當然是虛構的,編劇也要編造麥迪文全家男丁只餘下他來合理化整個情節,但導演的真正意圖是想告訴我們,有些事情不是以簡單數字作計算。至昨晚,死守理大的人數很可能少於因往支援而被捕的人數。我們是否因此埋怨,早知如此,根本應棄守理大,即使有人死守也不應發動反包圍特區公安,以保存實力。昨晚又是「送頭」。

誠然,現在被捕人數應突破五千,若以此速度,在踏入二零二零年,或有萬人被捕。特區政府可能真的是以數字作為目標,以為捕盡所有前線抗爭者,運動便會瓦解。我們都知道,這是自欺欺人。包圍理工一役,特區公安是用「圍點打援」戰術。這是國共內戰時,後者常用招數:圍一點,引出對方營救精鋭盡殲之。據説,當初被圍在理工有頗多勇武派。不過,綜合各方消息,他們很多都成功突圍。

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港人繼續發揮「前上前落,一個都不能少」精神。這是整個「港人身分」想像共同體的基礎。這不是利益、數字的根根計較,而是道義精神的實踐。更重要的是,短短一日的呼籲,即有數以十萬計市民出動,而且戰意高昂。旺角一帶又成為戰場,今日上班族再遇大爛路及塞車。當然,以現在的形勢,也不可能期望二百萬人上街的情景;而且也不可能每事都有市民傾盡全力支援。

理大一役,儘管成本極高,但象徴意義頗大。不論港大、中大、城大、理大、科大,年輕人都是整場運動的主體。在各大學中,以中大及科大被捕同學數目最高。我們也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付出和犧牲是不會白費的。他們或許犯下戰術上的錯誤,有些甚至是嚴重的,但試問有哪一個政治運動是完美的。理大同學為今次事件付出沉重代價。他們必會作事後檢討,日後改善。

形勢再差,但只要士氣仍在,勝利終屬於港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