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戰,比中大二號橋之戰更激烈,撇開以劣勢兵力死守是否恰當不論,從戰意和作戰表現上,理大戰士們確實打出了香港的國格,尤其是在多路圍剿下仍奮勇突圍,這種精神非常可嘉。

現在仍有人留在理大校園內,但更多是接受警方登記離開了。未來數日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魔警會否秋後算帳,大規摸搜捕已登記人士?按照魔警反口覆舌的往跡,給一記回馬槍是很大機會的。

昨晚前立會主席曾鈺成出面調停,外界傳聞是為了營救朱鎔基曾孫女朱媛。事實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若然屬實,香港就真的變成人治社會了。有權有勢的人可享有特殊待遇,無權無勢的,父母老淚縱橫也救不到兒女,這是何等不公,何等荒誕的世界。

事實上,魔警一再以鎮暴之名強攻大專院校,此已是用政治凌駕學術及院校自主,和中國大陸無異。為何警察不可進入大專院校執法?理由很簡單,可以這樣做的話,如果有大學教授撰寫及發表批評、譴責現政權的文章,彼不是能用鎮暴、防亂等藉口將之拘捕、帶走嗎?久而久之,哪裡還有客觀的學術?哪裡還有敢於監察政府的知識分子?

公然攻打大專院校,等於以武力踐踏學術及院校自主,此非香港的常態,卻是中共建政後大專學界的常態。一個人治、以力假人的香港,不是香港,只是一個野蠻社會,「珍惜香港這個家」是偽命題。

香港局勢會如何發展?有四點觀察:

(1) 魔警已開口說:「我要六四重演」。李家超見記者,表示希望理大抗爭者棄械投降,「投降」是戰爭用語。換言之,政府已將整場抗爭視為一場戰爭來打,香港處於內戰中。因為是戰爭,所以會有心理戰、間諜戰的運用。因為是戰爭,所以男戰俘會被毒打至傷殘,女戰俘會被輪姦殺害,甚至無辜女性會淪為慰安婦。身處戰爭,要麼戰敗,要麼取勝,魔警會心甘情願放下優勢戰力以冒戰敗的風險嗎?不會。所以,未來警暴只會不斷升級,不會下降。

(2) 如果有留意魔警的官方說辭,幾乎抗爭者每個激烈行動,都被上綱上線到恐怖分子襲擊,為何要這麼說呢?是有原因的。習近平屢次對國際表明堅決反恐的立場,把抗爭者塑造成恐怖分子,動用更高規格的武裝及兵力時就大條道理,名正言順。由此一側面,亦可窺見警暴只會進一步上升。抗爭者所面對的形勢將越來越嚴峻。

(3) 新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曾往大陸受訓,接受中共武警高壓那一套。他亦被傳與元朗黑社會有盤根錯節的關係,偏偏元朗黑社會是 721 無差別襲擊的主兇。用這麼一個人接替盧偉聰,無疑為沸揚民意火上添油,而不是降溫。

(4) 高院裁《禁蒙面法》違憲,湯家驊獻計「人大最好不要在這個敏感時期釋法」,翌日,人大法工委就出聲批高院裁決「嚴重削弱特區管治權」。司法獨立在港奸賣港及中共蓄意干預下,已搖搖欲墜,保不下去。

種種跡象都反映香港會日益崩壞,年輕抗爭者為香港而死傷,恐怕會越來越多。

香港人過慣太平日子,遇到魔警的兇殘,竟哀求「不如大家和解啦,兩邊都有錯」、「還返個香港俾我地」。

熟悉共黨歷史的人都知道,魔警今天的惡行,相比中共所做的,算得什麼?同樣是圍城,中共為迫國軍棄守長春,截斷城中糧水,大批饑民湧現,人食人,中共一眾將官依然無動於衷,最後是國軍抵受不住內心的愧疚,一念惻隱,舉白旗投降。

又例如韓戰期間,走到前線對抗美軍的,全是國軍的俘虜。中共迫逼國軍俘虜做死士!另外,先頭部隊不時綁有婦孺、小童、老弱,中共是要利用敵人的同情心,恐嚇其不敢開槍。這些做法,是否比魔警更狠毒?更賤格?

上一代經歷過國共內戰,他們對此非常清楚,故錢穆、唐君毅、牟宗三諸先生終身反共,決不妥協。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愚昧,對中共的血腥魔性無切膚之痛,任由香港交還而不作反抗,得出的下場是當下年青人的無辜喪命,更不知有多少人受大陸催淚煙波及而絕子絕孫!

事到如今,或許論理已成多餘,只希望各位手足武運昌隆,逢凶化吉。你們是香港擺脫蠻荒鬼域的唯一希望!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