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聽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收聼「說文解字」,今集的主題是「三權分立」。

人之秉性,有權必濫,若權力不分立,或分立而不制衡,則政府濫用權力,人民自由權利必被侵犯、剝奪。一七八九年的法國人權宣言指出「政府之設置而不採用分權之原則者,可視為無憲法之國家。」一七四八年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一書中有系統地提出三權分立之原則,主張權力分離的形式(性質上的分離)就是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其學說被廣泛認為是民主制度的有力保證。西方民主國家普遍實行三權分立制度,即立法權由議會行使,行政權由總統或內閣行使,司法權由法院行使。

被認為是三權分立制度「示範教材」的美國憲法,匡補闕遺,完善了孟德斯鳩的主張。為了防止任何形式的獨裁、政府濫權、和多數暴政,美國的政治制度特色是除了分權也著眼於制衡。根據美國憲法及其修正案,美國聯邦政府由國會、總統及其內閣、最高法院等三個部門組成:參議院與眾議院代表各州與全體公民行使立法權;行政權歸屬於總統,總統及其行政團隊負責執政;司法權歸屬於最高法院,負責合憲審查,傳承及維護憲法權威。美國參、眾議院雖行使立法權,但總统有權否決國會通過的法案;美國總統由全體公民投票、經由選舉人團反映各州民意選出,亦可發佈具備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但國會卻可以透過預算審核而監督行政部門;最高法院大法官由總統提名參議院同意後任命,從憲法精神出發,藉由判例對法案內涵發揮影響力,行立法之實,並可逕行宣布總統命令或國會的決議違憲。由此可見三個部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各自獨立行使職權,卻又包括彼此部分權力,並且相互牽制。

以美國參眾兩院幾乎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例,可見其制衡分權的政治設計特色。美國參眾兩院先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後更由眾議院以絕大比數(祗有一票反對),通過參議院的版本,並送交白宮,再由總統特朗普簽署後,法案便告生效,然而總統特朗普亦可使用否決權。特朗普如果不在周日除外的十天內簽署,可能出現以下三個局面:

一、使用否決權

總統特朗普否決法案必須提出理據,把法案退回國會覆議。若參眾兩院三分之二議員均支持法案,便可推翻總統的否決,讓法案自動生效。由於《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參眾兩院幾乎都是一致通過,美國政界普遍相信特朗普難以否決。

二、不簽署、不否決

如果特朗普在這十天內既不簽署法案,又不使用否決權,而國會沒有在這段期間休會,法案便會自動成為法律。

三、擱置否決

如果特朗普在這十天內既不簽署法案,又不使用否決權,但國會已在此期間內休會,法案將自動失去效力。這方式稱為「擱置否決」,或稱為「口袋否決」(pocket veto)。

除了三權分立,互相制衡,更有所謂「第四權」,指的是自由而負責的新聞傳播媒體,堅持專業精神、恪遵新聞倫理,得到社會大眾的信任,形成了一種對政府的監督力量。此外,隨著資訊科技發達,有人提倡經過網路發展後形成第五權的個人監督力量。

中共政治體制從來沒有權力分離、制衡觀念。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時任中共中央軍委會主席鄧小平,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直言「過去我曾經講過,基本法不宜太細。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現在就不是實行英國的制度、美國的制度,這樣也過了一個半世紀了。現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權分立,搞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來判斷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

二〇〇八年七月七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訪港期間,接見以行政長官曾蔭權為首的特區管治團隊,「訓示」他們應該「通情達理、團結高效」,團隊必須精誠合作,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要「互相支持」,其後媒體通稱為「三權合作論」。二O一五年五月,教育局推出的新一輯《基本法》初中教材,論及三權分立時,竟指「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既互相制衡,也能互相配合。 」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在北京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時指出,「當前暴力活動持續,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重要工作,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共同責任和最大共識,希望社會進一步凝聚反暴力、護法治、保穩定的正能量。」這不就是「三權合作」嗎?

高等法院十一月二十日裁定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蒙禁面法》違反《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翌(廿一)日高調批評香港高等法院判決不符基本法,並說「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表示,若上述說法是指本港法庭不能審議法律是否違反基本法,情况「令人驚訝及擔憂(surprising and alarming)」,他強調自九七年後本港法庭已有此權力。另一方面大律師公會亦稱,法工委的說法違反香港獨立司法權,破壞高度自治,「法律上是錯誤的」。

中共不但在行政上直接干預香港特區政府的運作,又藉中聯辦干預立法會選舉及議會的運作,如今更赤裸裸地破壞香港的行之有效的司法制度,與其說是「三權合作」,毋寧說是「操控三權」。「一國兩制」變形走樣,「高度自治」徹底破產,香港逐漸走向極權國度。退無死所,港人祇能走上激烈抗爭之路!

多謝各位收看收聽本節目,下集再見!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