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和系資深顧問李嘉誠

老馬有火。退而未休,已逾耄耋之年的長和系資深顧問李嘉誠接受路透社記者書面訪問,回應香港當前局勢,報道昨晚(十一月二十七日)刋出。九月慈山寺活動,誠哥一句「希望執政者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因言賈禍。《人民日報》隨即指他「搞囤地居奇」;中共中央政法委駡他「縱容犯罪」;港區人大代表、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在臉書分享「曱甴王」圓片。北京連珠炮發,達至圍剿程度,如果是其他人,早已抱頭鼠竄,息事寧人,但誠哥不愧是誠哥,就是要同你撑到底。「到了我這個年紀,懂得如何不受雜音干擾。我不知這是否有組織的行動,但莫須有的語言及文字攻擊,我早已習慣了…在社交媒體世界,有些人落力散布破壞性質疑和虛假訊息,旨在破壞互信。在這個時世,很難不捲入爭議中。」更有趣的是,路透社記者問及中國加強對港控制,答的不是誠哥本人,而是誠哥的發言人:「對於『一國兩制』,有很多不同意見,但我們現在所走方向是好的。它(『一國兩制』)需要雙方的具體承擔,制度上的創新,而非合併。」重點是最後一句。話雖然不是直接來自誠哥口中,但沒有人會質疑是否誠哥的心底話。

路透社報道稱,近年北京對香港財閥態度趨強硬。習近平在二零一七年放話,要求香港超級富豪協助中央政府維持香港穩定。就此,路透社問誠哥,他認為習近平實際上預期香港超級富豪做甚麼事情?誠哥答曰:「我在一九八零年成立慈善基金,全力支持教育、醫療研究及服務。至今,我已將我個人財富三分一用於上述事業。基金的百分之八十項目都是用於大中華區,所花金錢逾二百六十億港元。」老實説,誠哥這個答案文不對題。人家是要你出錢之餘,還要政治表態,緊跟主旋律。你講嚟講去,都係話自己捐咗幾多錢。況且,從北京的角度,誠哥買的贖罪券遠遠不夠。當然,誠哥的意思是:「喂,我都嘔番咁多出嚟啦,你仲想我點姐?」

最刺激的是記者提到引渡條例修訂案,指很多私人財富管理經理表示,部分客戶對修訂感憂慮,問誠哥修訂是否針對香港富豪。這條問題也是由發言人代答:「修訂案已撤回,毋須作死後化驗。」

細心一看,誠哥的遣詞用字頗具用心。説「網開一面」,受詞是「未來主人翁」,不用「年輕人」意思是今天你揸莊,但明天便是他們話事,睇你惡得幾耐;講「一國兩制」,表明不是「MERGER」,即是不是大公司食細公司,不是商業收購,雙方關係對等。這些説話,北京一定聽不入耳。

在中國,「國(企)進民(企)退」,在香港,鬥地主。阿里巴巴前日港交所首日掛牌,創辦人馬雲竟然未現身,那個名不經傳的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也只不過是前台演員,合演一齣財富大轉移劇目。正如我一直形容,在中國,資本家是農場𥚃養肥待宰的豬(不要誤會,馬雲、馬化騰等人也不是甚麼企業家,他們只不過是共産高幹營私的白手套)。人生閲歷如誠哥者,看在心裡,當知香港出現「階級鬥爭」日子不遠矣。與其他香港財閥不同,誠哥撤資之餘,還敢放言高論,不怕澤鉅、澤楷二子受牽連。這應不只是個人膽識問題,而是他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情。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