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你是我最尊重的網媒,最信任的朋友。自六月到現在,有你《立場》的地方,我就倍感安全:警暴在你鏡頭下無處藏身,抗爭者則被你悉心照顧,隱去身份,只留瀟灑的身影見於海內外。我想大多數手足是感恩的,這也是你《立場》可以親近我們,獲得大量一手資料的原由。

但,《立場》你知道嗎?你變了!你輕浮了!你自以為是了!我也說不清這種觀感從何時而起,大概從你讀者量大增開始?從你的報道受到內地關注,頻頻出現在微博開始?從你越發地倉皇成稿,錯字頻出開始?

我開始真的只覺得你們身處前線,急於一時,忙中出錯,可以原諒。但經過理大一役,不單是我,恐怕很多手足都猛然錯愕:《立場》怎麽了? 首先,你的立場開始軟了,開始報喜不報憂,輕描淡寫,避重就輕了!理大一役,你鮮有強硬的評論,鮮明的姿態,報道雖多,卻總是一些不具體的陳述,或是著墨一些邊角雞毛,既難覓前線手足的英勇,也不見政府與警方的殘暴,更不用指望你在血腥圍城的十幾日裏,出一篇對暴政的譴責。或者你會反駁,「我要不偏不倚報道事實真相」,OK的,那你就將雙方對陣的慘烈,一五一十地寫出來,給讀者一個生動的印象,這才是一個合格戰地記者的姿態啊!但你沒有做到,更何況你能走到現在,就是因為你有立場,香港人的立場,受到了大家的認可。有立場不等於歪曲事實,有立場是要守護真相,我想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同時,《立場》不知你自覺否,你的驕傲輕浮已經影響到了新聞內容的準確性,而且發稿後,經過當事人提點,仍然拒不修改。不尊重當事人事小,誤導讀者事大,而且我實在想不出這個明知有誤仍不做修改的理由,若非密友親歷,我實在不願相信此事。尊重事實,嚴謹報道,這是新聞從業者最基本的修養,直接關系到讀者對一家媒體的信任,這種信任來之不易,卻可一朝崩毀,《立場》你實在要警而慎之啊!

更有甚者,你還開始公然侵犯當事人隱私了。依照新聞從業者守則,見報前應主動瞭解受訪者對個人私隱保護的要求,相應地作出處理,而不是直接搶刊見報。以上所說也是真人真事,而且無論出於有心還是無意,都是不可接受的。若是無心,這是多麽低級的失誤,敢問貴報記者是如何招募如何甄選的呢?叫受訪者日後如何安心接受訪問呢?若是有意,立場啊立場,能給我們說說這理由麽?!

不要欺人太甚了《立場》!我們已經收到手足的控訴,說你們在抗爭前線近距離攝錄手足的正臉,你們要幹什麼?

不要以為你們炙手可熱就可以為所欲為,不要以為有了我們的信任就可以調轉槍頭賣友求榮,「君子可欺之以其方,卻難罔以非其道」,無論我們曾經對你有多信任,多麼不忍心相信背叛的事實,壞事做多了,還是不免會被看破的!

報人皆知煌煌如《大公》《文匯》者,今日是何田地?!《立場》啊《立場》,前車之鑑啊!從來報人,守護真相都是艱難的,趨炎附勢都是容易的,但如果報刊沒了真相,剩下的又是什麼呢?勿忘初心啊《立場》!你究竟要做權貴的《立場》,還是政客的《立場》,還是我們抗爭者的《立場》呢?

不要再恃寵而驕了!不要再打左右逢源的小算盤了!改悔吧!不忍別你,快快回來!!

 文:李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