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十二月一日)特區公安在尖沙嘴、黃埔花園等地方TG放題。電視台報道的標題很有趣:「區選後首次施放催淚彈」。首先,為「催淚彈」正名,應是「山埃彈」,或者「毒氣彈」;其次,有沒有區選,有沒有美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只要人羣聚集(不一定是示威),特區公安照樣狂射毒氣彈。特區公安大佬鄧炳強透露,過千退休公安本月內履職,協助(鎮壓)工作。訊息清楚不過,這場戰爭牠們不會收手-除非打敗。毒氣彈、水炮車、聲波炮、真槍實彈之後,牠們還有甚麼法寶?昨日網上流傳一段影片,在尖沙嘴已獲不反對通知書的和平集會上,有人使用「人面辨識技術」。影片中,一部平板電腦正對準遊行中市民面孔,不同名字立即出現各人頭上,就像中國的天眼系統。換言之,誰人參與遊行,其名字及個人資料納入數據庫中。天曉得這些大數據日後有甚麼政治用途。

我不會幼稚到以為這是「人面辨識技術」首次應用在大型羣衆活動中;另外,即使是誤傳,它來臨的日子也不會遠。這種高科技必然不是特區産物,從中國輸入則機會極高。翻查資料,有一家名曠視科技(MEGVII)的圖像識別及深度學習人工智能公司,正是提供人臉辨識技術的供應商。這家公司的主要股東是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集團(09988)。更有趣的是,美國民主黨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擁有百分之十股權的渤海産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有投資在曠視。這家公司今年還計劃來香港股票市場集資相當於十億美元。上周市場消息説,其IPO未能通過上市聆訊,原因是網民投訴及擔心美國制裁。大家可以想像,如果它在香港集資成功,豈不是拿我們的錢來監察我們自己。世上也真有這樣離奇的事。

為何香港抗爭運動成為全球焦點?這當中包括很多因素,例如充滿創意的流水策略、勇武與和理非有機結合,但較少人提及的是奧威爾或赫胥黎等小説家筆下的反烏托邦可能在香港成為現實。中國,特別是新疆基於其歷史及地理原因,固然變成全天候監控之地。香港雖然民主制度從未確立,但從來都是哲學家波帕所鼓吹的開放社會。換言之,如果監控社會在香港成形的話,那就是説當權者可透過高科技將一個開放社會「改造」成封閉社會。在這方面,香港是全球首個試點工程,難怪西方知識分子都在關注香港。

科技進步是大趨勢,無人能逆轉,再加上中國的國力,而前景是否必然悲觀?那倒未必。上周日的區議會選舉,聞説中聯辦事前掌握「大數據」,判定建制派可勝(中聯辦有位大數據専家,名叫譚鐵牛),結果鬧出了預先寫好新聞稿的大笑話,證明有時hi-tech都會hi嘢。至於人工智能,的確逐漸在不同領域上取代人腦,而且做得更出色。如果將這種科技用於政治鎮壓,成功的話,不只是香港的大災難,也是人類的浩劫。

正因如此,長遠而言,我反而對抗爭樂觀,因為全球有識之士都不願見到港人反抗失敗。假如今天我們倒下,意味著這套鎮壓模式可以輸出所有民主國家。我們亦要堅信,人類對民主自由的渴望和追求是任何高科技都不能阻擋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