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如果有意義,就是告訴一眾藍絲,他們的意見是少數,並非主流民意。除此之外,對局面基本上無帶來任何改變,為此而感興奮者,要麼昧於形勢,要麼自欺欺人。

至於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有自己一套盤算,非完全和香港人抗爭有關。即使有關,也是香港前線年青抗爭者用鮮血、人生前途乃至寶貴的性命換來,此非關「和理非」黃絲事,也非關何韻詩、黃之鋒、泛民的事。偏偏反應最激烈的,正是一眾「和理非」黃絲及何韻詩、黃之鋒、泛民,彷彿是他們成功爭取似的。香港人如果有良知,請認清誰在掏心挖肺救香港?誰在發國難財?

理大圍城雖然落幕,但一千一百人被捕或登記,許多是學生。張建宗表示,難免要經法律制裁,則這些人未來可能身陷囹吾,隨時被告暴動罪。又六月至今,五千八百多人被捕、一名少女懷疑被魔警輪姦墮胎、健仔中槍、周梓樂同學被迫死、一名少女被撞斷雙腿、許多自殺明志的烈士……一場區選大勝,一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能夠抵銷上述種種嗎?回到舊時遊行、集會、唱歌仔上?不可能吧!

再看中國外交部及港共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被簽署的反應,一面倒嚴厲譴責。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更罕有發表講話,直指駐港解放軍隨時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的指揮,進行止暴制亂,並制裁美國以報復。遙想 2013 年七一大遊行五十萬人上街,未幾中共即收緊對港政策,弄出個「西環治港」,搞「第二支管治梯隊」,前車可鑒,以為中共及其傀儡會退讓,會投鼠忌器,實在癡人說夢。

現時香港人的確得到國際奧援。可是,處境不見得安全。新近傳出消息,魔警將引入木彈取代橡膠彈。美國不售武,就向中共及東歐國家入貨。林鄭成立的叫「檢討」委員會,連「調查」兩個字都不甘心採納,而且是宏觀、整體地研究,並配合監警會展開工作。整個政府及其警政系統根本無意自省,無心認錯,一日他們手握公權力,手持殺人武器,香港人終究要惶恐度日。國際奧援是遠水,遠水焉能救近火?

時刻警惕,抱持憂患意識,重整實力,方是當下該做的事。

對中共及其傀儡而言,想讓香港得到真正的安寧,不是以暴易暴,也不是錄音機式重提「希望香港可以回復平靜」,而該返回政治上找可行的解決辦法。

克勞塞維茲《戰爭論》提到:「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政治解決不了的問題,雙方矛盾激化,自然會引發戰爭。中大、理大兩場圍城攻防,規模等於戰爭。彼要令類似情況不再出現,就要回到政治層面找出口。稍微放下身段,認句錯,誠懇答應訴求,此不是軟弱退讓,而是有政治智慧、勇於承擔的文明表現,何必堅持走野蠻專橫之途,迫自己入絕境?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