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月來只談本地政局,今天破例先講一段外國新聞:伊拉克反政府示威從十月至今持續兩個月,造成逾四百二十人喪生。伊拉克國會十二月一日接受總理阿卜杜拉.邁哈迪呈辭。與此同時,當地一名警員殺害示威者罪名成立,判處死刑。短短兩個月,得不到人民支持的掌權者問責下台,知法犯法的執法者血債血償。在香港,半年將過,我們贏了甚麼?大概是區議會那三百八十九席吧,除此之外,我們一無所有。當權的繼續與民為敵,拿槍的繼續橫行無忌,沒有人下台,沒有人須為警暴負責。我們比伊拉克還不如。昨天(十二月二日)四點鐘「警謊會」,本報的獨家旺角「私了」新聞影片被挪用作特區公安政治宣傳。身為《癲狗日報》總編輯,我必須嚴正聲明,任何機構在引用本報圖片、影片、文字報道前,必須先徵得本報授權。我強烈譴責特區公安在沒有知會本報,取得授權的情況下挪用該新聞片段。當然,我也知道牠們知道,即使問,我們也不會給予授權,因此不問自取。

踏入十二月,區選勝利,山埃彈照放,抗爭運動是否進入樽頸階段?昨天有兩條經濟新聞值得留意:一)財政司司長劏房波表示,香港經濟環境轉差,税收及賣地收入減少,加上年中推出解困措施,政府將在今個財政年度錄得財政赤字,是十五年來首次。十五年前是二零零四年,那就是沙士後的一年;二)統計處公布,十月份零售業總銷貨價值臨時估計為三百零一億港元,較去年同期下跌百分之二十四點三,是有紀錄以來最大單月跌幅,而且估計情況維持到明年初。看了以上數據,大家都明白,經濟寒冬已到。

關於預算赤字,解決方法不難,減少不必要開支便可以。例子俯拾即是:特區公安的加班費HOLD住先,亦可以削減其人工及福利百分之五十,還有其他大小白象工程一律擱置,隨時省回數百億。但特區政府要買公安怕,也要進貢給中資工程公司,不會派錢紓民困。因此,所謂財政赤字本質上是政治問題。以現時立法會的橡皮圖章模樣,赤字預算照過。

零售業寒冬也是特區公安一手造成的。香港示威特色是,這邊堵路、放氣油彈,過幾條街的那邊,食肆、娛樂場所照常營業,顧客毫無恐慌。我在旺角不知經歷過多少次這樣奇特的晚上。不過,當特區公安狂射山埃彈之後,倒下的不是示威者,而是零售和飲食業,特別是盛傳彈內有毒之後。染了毒的衣服,有誰想穿;沾了毒的食物,有誰會食。

這也帶出一個問題:在高地租區域,零售業究竟是為中國顧客,還是本地顧客服務?我們又是否需要這麼多的名店?十二月下旬本是消費旺季,那些專為中國大款服務的高檔消費場所,當然希望在這幾星期挽回失地。問題是,若特區公安唔生性,撞正這段時間在尖沙嘴廣東道,銅鑼灣等區TG放題,不單高檔零售業,連黃金舖業主都身受其害。

出現這種場景,經濟及政治上有何含意?答曰:香港單一化經濟結構改變,傾斜向自由行、中國遊客的情況扭轉過來,高企地租下跌,本土、黃絲經濟圈逐步建立。準確點説,這是經濟不合作運動。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