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鄭若驊

律政司司長銷聲匿跡一排,一臉倦容回港,原來出發地點是北京,而非倫敦;特朗普剛簽署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外邊還猜測具體制裁措施有多辣,何時實行,已有親共港商飛美不得其門而入,原機遣返,非常冇面。兩件事都反映香港政治局勢的微妙變化。

重温一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倫敦蒙難記最初版本:今年十一月十四日傍晚鄭若驊在倫敦出席仲裁學會講座(ALEXANDER LECTURE 2019)時被示威者包圍過度慌張仆街。牠其後發聲明自稱「嚴重受傷」,左手腕脱臼兼骨折。不過,倫敦警方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則説,其傷勢並不嚴重,亦沒有拘捕任何人。數日後,牠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會見記者時左手還帶上保護套,聲稱可能要休養一年半載。之後兩星期全無牠的消息,當外界奇怪一位特區狗官竟然可以如此潛水,前日(十二月二日)《信報》政情專欄「香港脈搏」説,鄭已低調返港。

這個消息也是錯的。原來牠上月在倫敦接受手術後,「經(中國)大使館」安排轉到北京療養,昨日出院,隨即飛返香港,明日復工。整件事疑點處處:雖説公衆質疑其誇大傷勢,但亦毋須秘密潛水,連律政司同事也蒙在鼓裏;手術後療養可直接返港,有何必要周折到要去北京。那𥚃有跌打神醫嗎?有的話,那隻左手應迅速復原吧。核心問題是,北京之行是否自願?期間被訓示還是療養?

至於那位香港富商被美國海關落面的消息,是陶傑引述田北辰爆料:富商日前乘坐私人飛機抵美,但這次待遇一反常態,被帶往黑房進行長達三小時談話,然後獲告知不得入境美國,原機遣返。據了解,富商在美有資産,亦有人脈關係,照理不應在制裁名單前列;即使在,也會有線人告知。事發在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後三日,而該法案的具體內容,制裁名單仍在醖釀中,何以這麼快有人中箭墮馬?還有,富商那些美國資産遲些會否凍結、充公?

如果要勉強回答上述疑問,答案大概是,華府要向北京及特區政府發出清晰訊息:THIS TIME WE MEAN BUSINESS。如果北京在香港還不收手,更有好戲在後頭。至於中國那些反制措施,例如暫停審批美軍艦訪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立即回應:THAT‘S NOT A BIG DEAL。老實説,人家艦隊來訪港,水兵上岸消費購物是益你,你又可以上艦參觀刺深吓情報。依家講到好似人哋唔嚟香港泊碼頭唔得,簡直貽笑大方。

羅斯前日在接受霍士電視台訪問時更嚴詞警告中國,若十二月十五日前美中貿易談判無進展,美國再向價值一千五百六十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增收百分之十五關税是合理步驟。當被問及這會否影響美國人在聖誕節消費意欲,他指出,美國零售商已準備好庫存。特朗普亦説,美中貿易協議可在他明年連任後達成。這當然是反話,實際意思是北京不要指望他連任失敗,民主黨人上台扭轉局面。

富商被羞辱,他的好朋友鄭匪月娥是罪魁禍首。其實,對於鄭匪的剛愎自用,連建制派私下都看不過眼。以何柱國先生為例,早在今年六七月初,鄭匪提出修訂引渡條例時警告,修例影響十一月區議會選舉,甚至明年立法會選情,但對方一意孤行。現在發酵成國際問題,連建制派也是受害者啊。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