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每個香港馬季最重要的一個賽日,鑑於目前本地時局,亦正如早前跟三數位馬會高層在私底下交談,今屆的籌劃難度,絕不亞於 2001 年,「911事件」後僅三幾個星期,紐約貝蒙園就要上演的育馬者盃,惟依然可以辦得尚算聲色俱備,容讓 G.C. 幾句衷心話,確實要佩服一眾主理大員,功在不捨,功不可沒。國際焦點薈聚沙田之際,氣溫驟降,客軍無疑會賺回多少甜頭,尤其是一批剛屆換冬毛的歐洲兵,倘若早知,就無謂剪多趟 HUNTERS’ CLIP 方來港,跑起來應該好舒服;無論如何,化整為零,尤達師兄亦有「柯打」,四項大賽,兵分兩路,G.C. 會負責瓶、盃兩場,事不宜遲,立即拆局:

 

香港瓶 (一級賽)

抽籤之後,幾匹爭標主力,檔位優劣各異,幸好先走一整趟看台大直路,對戰局影響還未算太嚴重。一句由圈內術語普及成的英文俚語:”HORSES FOR COURSES”,放在 #1「時時精綵」身上,恰.如.其.分;換個說法,假如將此駒一直栓在歐洲,G.C. 敢寫包單,絕對無今日此番成就。在沙田列陣 20 回,未失過前五,近大半年逐漸跑出本身風格,只要是九化郎或以上,環顧目前本地馬行列,的確捨「牠」其誰。六月贏遮打盃,其時被「巴星之星」迫到氣咳,都未太明顯;上仗熱身,卻用到兩段變速,先後擊退「達龍駒」同「添滿意」,“MACHINE-LIKE” 般再下一城,猶有在手,今屆要衛冕,即管靠「戰鬥力」三個字都應該足夠;縱使是 14 檔,潘頓全日最有把握,仍是此駒。從來未有應屆葉森打吡冠軍,在同年到訪香江 —— 就講廿年前,都完全是天方夜譚!—— 今次破天荒的 #13「御用畫匠」,級數自然相當,同古摩亞以往的打吡頭馬相比,季內用量卻不算高,起碼無需要為備戰凱旋門,而在仲夏耗多一段。對上兩仗都有點兒以戰養戰,在愛爾蘭一役,並非主力;再去到美國,則戰至直路關頭受阻,否則與準日蝕王「實體商店」(BRICKS AND MORTAR) 之間,亦未知鹿死誰手,晨課仍然可取,比起在聖安烈達,從中內疊起步而大半哩受困,12 檔反而是好處多於壞處,爭標主力之一;同樣由育馬者草地錦標 (一級賽) 轉戰而來的廐侶 #14「額菲爾峰」,該仗在彎位亦曾嚴重勒避,要重新再發力,賽後 TRAKUS 數據顯示,直路達 40.2 MPH 的締速,仍然是全場數一數二,惟始終比較遲起,朝早見神色亦比較稚嫩,相信來季才到時候。

 

 

講到後勁,出爐伊莉莎伯二世盃 (一級賽) 冠軍 #11「旺紫丁」,是另一路可以在末段 “PACK A BIG PUNCH” 的來襲,該仗沿欄突破,門前腳腳七注,效果絕不遜於瓶賽的「巫師杖」,而且蘇銘倫處理此駒,別具心得;來到沙田,星期三早上再辣磨一段,依然腳腳七注,加上磅利,來意不善。再來兩線東瀛兵,就各見隱憂:#10「迪雅卓」今季走了太多碼頭,體力既成疑,哩半亦欠根據。始終已經在英國掃走場 GI,目前心態,難免有點錦上添花,門前一課倒無甚可挑剔;#2「耀滿瓶」就相反,是由慣常跑開兩哩大長途,而縮回哩半,難度隨時更高,在本土亦少見擊敗過頂級對手,惟四歲馬只戰 7 回,不乏新鮮感,晨課所見,亦算身翰、落腳爽。從澳洲線轉過來的兩匹馬,#12「真我本色」剛仗贏得悅目,到港後亦算保持,星期三早上慢跳足兩圈,乃莫威利這一脫英愛頂級障礙賽練者的慣常操馬模式,韌力至上,慎防直路呈現纏鬥難分的戰局,對這匹馬女會額外有利;#7「亞朗親王」則水門略嫌瘦,未知是否南下硬拚連場,開始回落,難道走不出上年的套路,先在墨爾本盃跑出超水準,然後再一次無以為繼?其餘三匹歐洲客軍 #3「望穿秋水」、#5「小頑皮」加上 #6「及格大狀」,每每要降至 GII、GIII 程度,甚至走到德國,才有本事起糊,簡單一句:實力未及,假設今仗就在歐洲跑,有否把握擊退「御用畫匠」?省回不少篇幅,再者,以上幾匹 “GRINDER”,程愈長、愈有得段段鬥磨,機會才見高,哩半始終要講些許速度,這環節就吃虧。要在賽日搏分頭,G.C. 反而對 #8「川河尊駒」有興趣。這匹遠征已經有過好表現的主隊馬,剛仗臨門幾步,相當悅目;來到今趟,日前最後試跑,交出一程 24.30 的末段,恍若未用過一樣,未跑過哩半,當然是有點搏奕,惟臨場對版的話,亦可作兼顧。

 

 

香港盃 (一級賽)

賽前官方近孚孤注一擲在日本馬后「杏目」身上,可惜馬匹乃血肉之驅,霎時間發燒感冒,跟年前「占卜」延至賽日早上才宣告退出,別無兩樣,只徒奈何 (註 #1)。言歸正傳,這三、兩季的香港本地馬,《本命題》總難不開蔡約翰、羅富全這兩師徒。一則傷病馬、否則久沉份子,落在兩家手上,每每都有本事化腐朽為神奇;假若照放這套功夫在今日的歐美馬圈,老實說並非過時,只是一般大伙馬主,已經無時間、無市場去等你重新「養」好,稍有丁點戰績,何不拿去打種?偏偏在香港地就有空間。未在今期範圍的短途錦標,另一匹「旺蝦王」如是;今仗的 #6「添滿意」,亦都如是,一輪 ”BIG SLUMP” 之後,剛仗在二級賽,復甦度無十足都至少八成,極之難得。這匹今年香港打吡盟主,門前一課 26.40 的末段,輕描淡寫,就算不買馬,G.C.都要為這套練馬心思捧場,主隊中的主力。

 

 

上月廿九日一組試閘,#2「跳出香港」門前雖見走勢,但一來哩半始終好過二千,二來表現亦不及猶有在手的 #4「歡樂之光」;該匹同項大賽的衛冕冠軍,其後跨季輸足 0:6,而且六場都三甲不入;先贏 1 場、同再輸 6 場,分別何在?上屆 (1) 成功放頭之餘,(2) 首半哩更加拖到 48 秒開外,亦是對上這 7 仗之內的唯獨一趟!似乎是關鍵所在,蘇兆輝可以盤弄到步速,潘頓又如何?同場有兄長 #3「馬克羅斯」在陣,難保兩兄弟在前面又再「攬炒」,門前都以倒圈慢跳為主,旨在保持。在最後試跑趕功夫的 #5「達龍駒」,狀態上佳,惟這類國際大賽前夕,「上佳」只是基本要求,來港發展後,一直名過其實、欠板斧,才是弱點。

 

 

三匹客軍,恰巧一律均為馬女,出爐麥堅倫錦標盟主 #7「巫師杖」,固然最為矚目。輾轉走到澳洲,才晉身一級頭馬;始終季內有不少場合,是用來替廐中一線開路,誤了點時間;到自己要獨當一面,又如何?G.C. 反而著眼於 (1) 美寶莉錦標同 (2) 雅靈頓百萬這兩仗再早前的 GI 演出,兩仗都是 “TOUGH-LUCK LOSS”,兩匹頭馬「耀麗得勝」(IRIDESSA)、「實體商店」(BRICKS AND MORTAR),打後更分途贏育馬者盃,講級數足具參考;而在星期三的晨課所見,助手仍然留有餘地,至少未見特別走樣。日軍 #1「勝出光采」自女皇盃後乏善可陳,至於法國代表 #8「伊迪莎」,在一般行家當中的亮點,仍然是入秋揚威貝蒙園的一役,不過好坦白,該仗有匹本來問鼎美國草地三冠馬后寶座的「務實紅玫」(CONCRETE ROSE) 因傷缺陣,餘下對手根本不屑一提;返回歐洲,「伊迪莎」面對「明大義」(MEHDAAYIH)、「地鐵舞者」(SUBWAY DANCER) 或者「海濱別墅」(VILLA MARINA) 等駒,總未嘗過甜頭,亦欠乾快地根據,哩半更向來都跑 2:27、2:28 左右,時間多少反映實力。再到來港之後,都未可以在晨課觀感 —— G.C. 每逢國際大賽期,都極之強調的一環 —— 贏到對手;位置不愇言都有機會,但想爭標的話,7 磅磅利,可否抵銷以上的不利因素?

 

(按:因篇幅關係,今個週末,美國另外三項 GIGII 重賞,賽前請參閱以下《競馬事務所》相連結,並繼本欄,下期會再匯報戰情!)

 

 ( GI) 雪茄一哩讓賽 / ( GII) 藍星錦標

https://gallantchief.blogspot.com/2019/12/gi-1600m.html

 

( GII) 三楊園新星錦標

https://gallantchief.blogspot.com/2019/12/gii-1700m.html

 

 

附注:

  1. 一匹擂台躉列陣,未跑就嚇到全世界不敢報名,三數年前「美國法老」跑育馬者經典,亦是這樣子;今次只分別在其後退出,以致場面冷清。要避免今趟情形再出現,G.C. 也不是沒點子。時下外地不少大賽日,主辦當局都有《交叉報名》(CROSS-ENTRY) 這選項,讓各路人馬在同日、同賽期內,為同一匹馬先報跑多過一組賽事;香港都有,但只及初步名單階段,一宣佈正式之後就「無彎轉」。實在這措施,可以仿如外地那樣,推遲到抽檔排位,才要求各幕後立定主意出哪一場,對各方面就比較「好做」得多。

(Gallant Chief   8/12/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