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聽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收聼「說文解字」,今集的主題是「及身而報」。

我常常說很多獨裁者或侵害人權自由的統治者都會「及身而報」,即是在世的時候就會有報應,不必等到死後才被「鞭屍」。

「及身」二字的意思是「親身受到」或「在世的時候」。這兩個字是有典故的。《戰國策·趙策四》:「此其近者禍及身,遠者及其子孫。」(近的災禍及於自身,遠的災禍及其子孫。)《孟子·盡心下》:「 孟子曰:『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寶珠玉者,殃必及身。』」譯成白話就是孟子說:「諸侯所珍惜、寶貴的有三項:土地、百姓、政事。若以珠玉為寶貴,災殃必定會降到他身上。」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國家構成的要素有三:土地、人民、主權,統治者視之為珍寶,則永無危亡之禍。至於財貨應有民富即國富的正確觀念,國家才會富強,人民生活安和樂利。

漢韓嬰《韓詩外傳》卷六:「子曰:不學而好思,雖知不廣矣。學而慢起身,雖學不尊矣。不以誠立,雖立不久矣。誠未著而好言,雖言不信矣。美材也,而不聞君子之道,隱小物以害大物者,滅必及身矣。」這句話說的是:「不去學習、實踐而只靠空想,不能懂得更多也不能懂得更透徹;只知道學習不注重自身修養,就無法有高尚的品德;不以真誠待人處事,即使別人一時相信你,也無法長久;沒有誠信即使說到天花亂墜,別人也無法信任你;一個人即使天生聰明但是不懂得做人的道理,貪圖小利不顧大義,災難必定會降臨在他身上的。」

中國人常說善惡有報,並且認為因果循環是天理,即所謂「天道好還」。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許會相信「天道好還」。「天道」即天理;「好」,常常會;「還」,回報別人。指上天可主持公道,善惡終有報應。因為他們相信「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又說「天理昭彰,疏而不漏」。佛教因果論是指無論是行善或為惡,都會得到相對的回應,稱爲「報應」,而多數指「惡報」。這種觀念確乎曾經影響中國人的思想,所以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之說。記得少年時候看過一副春聯:「為善則昌,不昌,祖有餘殃,殃盡則昌;為惡必滅,不滅,祖有餘德,德盡則滅。」這副春聯充分反映人們對「善有惡報」甚至「惡有善報」,而惡人亦沒有「及身而報」的殘酷現實感到無奈,於是便有這種「時辰未到」,頗為「鄕愿」的解讀。

「天道好還」語本《老子.第三十章》:「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即是說「以道德來輔佐君王的人,不以窮兵黷武為能事,因為軍隊經過的土地就會無法種植五穀,只有荊棘能存活。所以,大軍經過的地方必定會鬧饑荒好幾年。」後來多指惡有惡報。

俗語有「等天收」之說,這與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樣,是十分被動和消極的。在民主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使是政府首長的惡行,亦有法律予以立即制裁,然而在極權國家,殘民以逞的統治者,只能靠人民革命予以推翻,才可以有機會令到政治惡棍「及身而報」。

己亥年春夏之交,香港掀起一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公民抗議運動,演變成為歷時半年迄今未休的反共抗暴鬥爭,震撼全球,港共政權以「止暴制亂」為借口,姑息黑警向手無寸鐵示威者及民眾施暴,使香港出現二戰之後前所未見的人道災難。摧枯拉朽的政治風暴,令到社會動盪,經濟蕭條,民生凋敝,人心惶惶,這不是受了詛咒,而是人謀不臧,是不仁者而言居高位,是權者剛愎自用,以民為敵;林鄭及政府主要官員作孽、行惡未見「及身而報」,港人卻先要承受一切惡果!

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含特首、十六位主要官員及十六位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全部都犯下極其嚴重的罪行,至於一眾親共、親政府的各界幫兇的言行,助紂為虐,一樣罪無可逭!

為了彰顯公義,懲前毖後,普羅政治學苑準備出版《己亥事變之賣港奸賊實錄》一書,要在當權者簒改歷史之前將賣港奸賊的犯行紀錄在案。這是文明與野蠻、正義與邪惡決戰的紀錄;這是為香港日後可能出現的轉型正義運動,提供一個追究政治、刑事、道德責任的資料基礎,也是將來「人民審判」的戰犯名册。

由於有共匪撐腰,賣港奸賊未必人人「及身而報」,所以在其「落地獄」之前,應先令其在人間受懲罰,《賣港奸賊實錄》「及時」出版,他們至少在死前臭名得以傳播,也勉強算是「及身而報」。

多謝各位收看收聽本節目,下集再見。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