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鄭若驊

百萬人上街遊行之際,特區公安煞有介事公布,一批曾參與「非法集結的激進人士」,計劃在昨天(十二月八日)使用武器襲擊特區公安,以期在遊行中製造混亂,又指在行動中於天后炮台山道一單位內檢獲一支GLOCK半自動手槍及百多分子彈云云。有網上傳媒強作解人,説GLOCK是用來嫁禍特區公安。話過「核爆都唔割(蓆)」,何況是幾支可能是道具的物體。市民對這段新聞只是一笑置之。再者,庭未上已事先張揚,是疑犯招供還是插贜嫁禍也説不定;有槍,可以去打刼,為何一口斷定是政治用途。至於那支GLOCK嘛,一般人怎知公安專用。若人家真的用來「嫁禍」,那倒先要怪你們之前動不動就拿支GLOCK來恫嚇市民。花了這麼多心思,無非是要民意逆轉,但民意不動如山,只顯得北京和特區政府黔驢技窮。特區狗官根本無心戀戰,心知鐵達尼號快要撞冰山,心急跳船上救生艇。據英國《金融時報》上周五(十二月六日)報道,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倫敦「治療」時,原來已呈辭及想留在當地,在北京「命令」下才不情不願回港繼續公職。

《金融時報》這篇報道寫法較特別,標題(「與備受爭議的律政司司長有關的公司遭調查」)及導語都不是關於鄭若驊辭職,而是牠的丈夫潘樂陶旗下安樂工程涉嫌違反競爭條例遭調查一事。報道第二段稱,根據三名不具名知情人士透露,鄭在倫敦時已提出想辭去官職及留在當地,但被北京下令回港。對於香港讀者,第二段才是重點。

我不是爆(流)料王郭文貴的粉絲,但記得他在十二月五日網上聲稱,鄭曾兩度呈辭,但遭拒絕。北京察覺其意圖後,隨即派出專案小組及駐英大使劉曉明與鄭會面,告知鄭須回去,最終在脅迫下,以「治療」為名乘機到北京與高層會面。郭形容鄭是「被綁架回京」。

我當然不相信郭文貴是《金融時報》引述的三位知情人士其中一人(更不會想像《金融時報》「抄」郭的網上內容)。稍為熟悉中國政情的人都可從新聞想像到事情的輪廓,然後加鹽加醋包裝成獨家爆料,但《金融時報》卻不可能有類似的做法,否則名譽掃地。

《金融時報》該篇報道的寫法暗示,潘樂陶公司遭調查或與鄭的企圖辭職有關。我們也可以想像,這是對鄭的警告:「想拍吓蘿柚就走?冇咁易。你同我執埋啲手尾至好躝屍趷路!」我們也可代入鄭的心態:首先,典型香港醒目仔女的傳統智慧以為,我人不在香港,更有傷在身,我劈炮唔撈你吹得我脹咩。誰不知這次的對手不是普通人,而是共匪;其二,美國制裁名單對特區狗官的確産生壓力。佢哋之前冇諗到呢鋪玩到咁大。不過,我絕對相信鄭不致於大膽到想過走路和尋求政治庇護。

「君要臣死,臣不可不死」;同理,君要臣生,臣不可不生。香港醒目仔女鮮與黑社會打交道,不知江湖險惡。比照一下牠的上司兼老友鄭匪月娥,數月前也曾透露,如果可以的話,牠寧願深深道歉(向誰?),然後下台。但牠沒有這個選擇權,除非習帝網開一面。以後者的性格,這當然不可能。整個特區政府文官由上至下士氣可想而知。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