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將盡,新聞界到這個時間例行公事是做年結,選甚麽十大港聞,十大國際新聞。今年情況頗為特別:港聞就是國際新聞。美國《時代》雜誌快要公布今年度「風雲人物」,報筆之際「香港示威者」進入最後五強,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瑞典環保小女將通貝里、中情局告密者(匿名)並列,而且在網上投票遙遙領先。進入十強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五強止步,輸給了香港人。《時代》雜誌自一九二七年開始這項活動,逢每年底由編輯部選出「風雲人物」作為封面故事。其創辦人亨利.盧斯出生於山東蓬萊,憑其堅決反共立場及家庭背景(他是耶魯大學骷髗會成員),旗下出版物很快奠定江湖地位,不過到了六十年代,美國反建制思潮冒起,兩份旗艦雜誌均被揶揄:’TIME’ FOR THOSE WHO DON’T THINK; ‘LIFE’ FOR THOSE WHO DON’T READ。時移世易,到了互聯網時代,兩大美國周刊龍頭《時代》及《新聞周刋》沉痾不起,盧斯家族出版事業煙消雲散,要麼賣盤,要麼倒閉。對於新聞行家而言,《時代》雜誌是IRREVELANT,「風雲人物」選舉是GIMMICK。港人獲選與否都不應太上心。其實稍為資深的新聞工作者,憑其專業判斷早已認定港人今年在國際新聞中的重要定位。這一點毋須由《時代》雜誌編輯部背書。

特朗普行為破格,無論在用人、辭令、決策等方面均與歷任美國總統大相逕庭,甚至可以説「令人側目」。若論上半年新聞曝光及頭版見報率,特別是開打美中貿易戰,的確是「風雲人物」。諷刺的是,彈劾案在美國衆議院進入關鍵時刻。儘管美國國會(主要是參議院)通過彈劾特朗普機會不大,即使他被彈劾,也不防礙他當選為「風雲人物」。問題是,此人在國內國外均毀譽參半,有人捧為救星,有人視為仇讎,「最受爭議人物」反而更合適。反觀香港抗爭運動差不多佔領世界各大媒體下半年主要篇幅,而且是一面倒獲得好評及支持。港人雖無權無勢,但在評價,始終勝特朗普一籌。

至於佩洛西,主導彈劾美國總統程序,成功的話,確有影響全球政治、經濟的可能。但熟悉美國國會(特別是衆議院)政情都知道,她是在新一代民主黨議員的強大壓力,再加上近數月爆出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秘密通話內容醜聞,才啟動彈劾程序。論功勞,她不是第一人。若能將特朗普拉下馬,中情局那位匿名告密者居功至偉。可是整個洩密過程撲朔迷離。這位告密者不像阿桑奇或施洛頓般當選後可以接受訪問,透露真相。或許有如水門事件中的「深喉」,要到數十年才掲露身分。

至於通貝里,恕我直言,對環保有貢獻比她多的大有人在。她只是媒體吹棒下的產物。

港人成為二零一九年風雲人物當之無愧。經濟方面,香港問題成為整個美中貿易談判核心部分之一。香港股市若有波動,足以觸發全球金融動盪;政治方面,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手無寸鐵,以血肉之軀抵抗北京及特區政府邪惡政權,堪稱人類歷史中的大衞與歌利亞之戰,在道德上可為其他受壓迫的而抗爭的社羣之典範。從此,港人確立身分認同意識,在世人面前可以無愧地説一句:WE ARE HONGKONGERS。

當選與否,具體意義不大;肯定和信心應發自內心而非倚賴外界。即使明年問鼎諾貝爾和平獎亦如是。我們真正要思考的是,這場運動如何走下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