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聽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收聽「說文解字」,今集的主題是「寵之以位,位極則賤」。

「寵之以位,位極則賤」這句話出自諸葛亮《答法正書》。(寫於章武元年即公元二二一年)。蜀漢之世,諸葛亮、法正二人都是劉備倚畀的謀士、能臣,然而二人對「法治」的觀念和主張卻是南轅北轍。

劉備進佔益州之後,諸葛亮治蜀厲行法治,採取以嚴濟寬的強硬手段,引起了一些既得利益者的不滿,於是法正就寫了一封信給諸葛亮,表示不同意見:「昔高祖入關,約法三章,秦民知德。今君假借威力,跨據一州,初有其國,未垂惠撫;且客主之義,宜相降下,願緩刑馳禁以慰其望」(《三國志·蜀書·法正傳》)之後諸葛亮回了一封信,也就是《答法正書》:「君知其一,未知其二。秦以無道,政苛民怨,匹夫大呼,天下土崩;高祖因之,可以弘濟。劉璋暗弱,自焉(劉焉)已來,有累世之恩,文法羈縻,互相承奉,德政不舉,威刑不肅。蜀土人士,專權自恣(為所欲為),君臣之道,漸以陵替。寵之以位,位極則賤(賤者輕視也);順之以恩,恩竭則慢(慢者輕忽也)。所以致弊,實由於此。吾今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在封賞爵位時要有一定的限制),爵加則知榮。榮恩並濟,上下有節,為治之要,於斯而著。」諸葛亮的意思是說:理政治國不可濫施小恩小惠,用職位去恩寵下級,等到無高位可給時他們就會漸生輕視;用恩惠去籠絡下級,等到無恩可施時他們就會滋生慢怠,此乃為弊政癥結之所在。如果用嚴峻的刑法去震懾下級,待法令貫徹之後,他們就會知道什麼是恩德;嚴格限制封賞官爵,一旦加官晉爵,他們就會懂得什麼是榮耀。恩榮並用,互為補充,上級與下級之間就有了秩序,治理國家的要領就在這裏得到實現。

諸葛亮以嚴刑峻法、恩威並濟的措施從事政治改革,短短數年,令到蜀漢成為了一個陳壽在《諸葛亮傳》所說的:「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拾遺,強不侵弱,風化肅然」的國家。

諸葛亮曾和法正、劉巴、伊籍等人共同制定《蜀科》,作為一國的法度,堅決實行由「人治」過渡到「法治」的方略,所以希望先要做到「有法可依」。不過,「有法必依」就比較難了,所以,諸葛亮嚴於律己,先從自身做起,為官清廉,不貪不奢。生前「資仰於官,不自冶生」,「蓄財無餘,妾無副服」;及卒,遺命葬定軍山,喪事從儉。諸葛亮絕不包庇親屬及親信,侄兒諸葛企稟性疏陋難擔大任,他主動要求將其調離,而在「揮涙斬馬謖」之後,更殺李盛、廢黃襲,這些都是諸葛亮親近之人。

差不多二千年前的蜀漢時代,諸葛亮就已經堅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摒棄「刑不上大夫」的「傳統」。與諸葛亮同朝為蜀臣的張裔贊曰:「賞不遺遠,罰不阿近,爵不可以無功取,刑不可以貴勢免,此賢愚之所以僉忘其身者也。」(《三國志·蜀書·張裔傳》)但是,對於一般民眾,諸葛亮強調「教令為先,誅罰為後」(《諸葛亮集·便宜十六策·教令第十三》),竭力反對不教而誅,聲明不是為法加於人而法,而是注重防患於未然。他「示儀軌,從權制」,積極對民眾進行法治宣傳教育,鼓勵並引導臣民學法、知法、懂法、用法,以避免犯罪。

史書對諸葛亮「依法治國」的評價極高,《三國志》作者陳壽評曰:「終於邦域之內,咸畏而愛之。刑政雖峻而無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勸戒明也」(《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西晉史家袁凖稱曰:「亮法令明,賞罰信,士卒用命,赴險而不顧,此所以能鬥也」(《諸葛亮集·附錄·諸葛公論》)

聽完諸葛亮「依法治國」的故事,大家會有些甚麼啟發呢?當下香港,警暴肆虐,法治蕩然,禮崩樂壞,曾說「除了三萬警隊,特區政府一無所有」的特首林鄭月娥,恐怕沒有讀過《答法正書》(我曾在立法會議事堂上講過這個歷史故事),所以,她甘冒天下之大不韙,赤裸裸的以民為敵,日前公開表示會對在區選被選民唾棄的親政府政團成員委任公職,豈不就是「寵之以位,位極則賤;順之以恩,恩竭則慢」嗎?即是用公職去籠絡親政府人士,等到無高位可給時他們就會漸生輕視,而等到無恩惠、利益可以輸送時他們就會滋生怠慢,這也就是政治腐敗的癥結所在。

諸葛亮說「限之以爵」,即嚴格限制封賞官爵,特區政府則反其道而行,「大紫荊勳章」可以頒給六七暴動的暴徒首領,也可以頒給曾經營私煙生意的商人,香港特區最高榮譽的勳章原來只不過是一塊遮羞金屬物品!

多謝各位收看收聽本節目,下集再見。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