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星島日報》記者被胡椒球彈射中,頭部受傷。(癲狗記者Alex Cheng攝)

本欄昨天的標題是「平安夜非法集結」,果然平安夜特區公安在尖東星光大道驅散市民,指現場等候倒數的市民「非法集結」,雙方對駡。二零一九年平安夜何止不平安,簡直是血腥一夜。整晩發生的血腥衝突事件連綿不絕:元朗YOHO示威者被追捕時墮樓;商場內防暴舉藍旗;尖沙嘴海港城內特區公安槍指市民、施放胡椒噴霧;半島酒店門外施放催淚彈;太空館外一名男子疑被橡膠子彈近距離射中鼻樑,血流披面;尖沙嘴出動水炮車;特區公安強行攻入沙田希爾頓商場;市民行街遭無理拘捕;塘尾道有斬人事件…執筆之際,除《星島日報》記者被胡椒球彈打中前額外,還有幾名行家在旺角也中了胡椒球彈,傷勢未明。以今日的社會氣氛,市民當然不會啞忍,汽油彈還擊、私了少不了。新出現的是滙豐和恆生銀行個別分行被「裝修」。這是名副其實的「戰場上的聖誕」(當然要删走「快樂」兩字)。

聖誕佳節,普天同慶,這是香港的傳統文化。特區政府本可讓市民趁假日紓緩心情,順便刺激疲弱消費市道,令社會對立氣氛稍減。但特區政府卻反其道而行之。鄭匪月娥昨天以全長三十二秒、僅有三十七字的聖誕賀辭敷衍了事。重要的訊息反而是新一哥鄧炳強晚上現身尖沙嘴,並發表挑釁言論,預示稍後發生的種種事情。所謂「止暴制亂」,就是以極高壓手段,企圖徹底瓦解港人的抗爭意志,只有硬,不會軟,甚至不惜主動挑起對立,製造戰爭狀態。有熟悉中國公安的老人家指出,即使在上海、北京等中國城市,公安雖惡,尚未至於特區公安公然在鏡頭面前如此猖狂。其實,特區公安已超越了牠們的國內同僚。不過,牠們也許不知道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在上海公安局閘北分局發生的楊佳襲警案。當時有評論人問道:誰將順民變成暴民?

網上不少人將一九四一年聖誕與二零一九年聖誕相提並論。七十八年前,日本帝國繼偷襲珍珠港後,在整個東南亞發動大規模進攻,香港在聖誕當天投降,展開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淪陷日子。特區公安在九龍半島酒店門前施放催淚彈這個行為,鈎起了皇軍佔領香港初期以半島酒店作為總部一段往事。網民提起這段歷史,潛台詞是當權者雖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但其效忠對象不是港人,而是遠在北京的習帝。本質上,這是一個外來政權。

現實點看,在今後的一段日子,這𥚃也不會有甚麼真正的節日,因為這𥚃正在被佔領。這場仗港人會輸嗎?顏純鈎先生説得好:「今後一兩年,是大陸政治動亂高峯期,這些動亂會形成甚麼樣的規模,十個鍋有沒有四五個鍋蓋,那都還是未知數…偏偏香港人的抗爭又發生在中美關係惡化的關節點上,美國朝野支持香港人,西方世界都伸出援手,香港人有外部支持,內部更團結,更堅定更有信心,因此要收拾香港人,只怕是白日作夢。」美國國會及白宮現在忙於在彈劾總統案上角力,暫時減低對香港的關注,但彈劾案塵埃落定後必重新介入香港事務。

平安夜如此血腥,除夕夜當然會更兇險。但無論如何兇險,也瓦解不了港人抗爭的意志。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