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香港魔警比擬為二戰時的納粹戰犯、軍國日本戰犯,其實不太準確。後者始終有較高的文化素養,講究道義,德軍不會在聖誕節開戰,日軍攻港島前屢勸楊慕琦投降,皆是例子。魔警則不然,平安夜仍舊瘋狂開槍、發射催淚彈、出水炮、推人落樓,事前更是無任何警示,一對父子因而誤中催淚彈。他們沒文化,EQ 低,容易情緒及獸欲上頭,任意妄為,卻偏偏手握各種致命武器。不幸的是,港人並無任何武裝。這是世界歷史上甚為罕見的悲劇,文明低的人竟慘遭沒文明的人宰割、虐殺。

舉凡國家招募職業軍人,有一定的學歷和知識要求,軍人亦必須服從軍紀,不能亂來。即使是以前的皇家警隊,有誓詞、有通例,會考五科合格是最低要求。當年的會考倒不容易考啊!加上英式訓練,於是質素有保證。現在呢?DSE 不合格讀毅進也接受,誓詞、通例口講而已,未能踐行,受訓入大陸受武警式的反恐鎮壓訓練,質素沒保證,遂淪為施暴行凶的惡徒矣!即使撇開處理抗爭的手法不論,警察偷拍女士裙底、涉姦醉娃,難道這是高質素的警隊所為?一個人做是個別事件,很多警員都有類似傾向,就是警隊整體的問題,現時組建、更新警隊的制度出了根本問題,是非常清楚的。

弔詭的是,中共及其傀儡似乎默許甚至蓄意加劇警隊的腐化。前線魔警種種惡行,警隊高層乃至港共諸高官用盡一切謊言百般迴護。總之,在「止暴制亂」下,再錯都不成問題,結果自然催生水炮車向記者發炮後馬上離開、魔警聽到有人回答「讀中文大學」立即怒氣沖沖罵人「垃圾」等荒謬事態。

香港人正處於極危險的境地,可惜不是太多人知曉。平安夜魔警到處施暴之際,有大批市民舉亮燈手機沿尖沙咀海旁行走,又有一大批市民在一場館觀看以政治為題的 show,喊叫「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筆者只想問,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還要再做對魔警、對中共及其傀儡完全不痛不癢的所謂「抗爭」嗎?如果唱歌、看 show、舉手機的人一同踏前保護手足,昨晚很多情況應該可以避免,至少有位手足不用墮樓。

鄧炳強往前線為防暴警打氣,是有政治暗示的:(1) 明知抗爭處處,依然前往,看死抗爭者行動再激烈,也去不到傷害他和前線警員的性命;(2) 大膽前往容易發生衝突的尖沙咀,表示其對付抗爭的決心和手法比盧偉聰更堅硬。這位「一哥」還要有元朗鄉黑背景,曾到浦東幹部學校特訓,真心支持抗爭的,敢問閣下如何能夠開心?

「齊上齊落」、「唔當義士係 condom」、「香港人報仇」不是口號,是要做出來。記得之前「晨曦行動」,一名巴士上的乘客按耐不住,大呼了一句:「班差佬有冇一個死左呀?有冇一個重傷呀?點解受重傷同死嘅,都係我地班後生仔?」與其自我感覺良好,不如深切反省箇中問題,想想有沒有一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