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漠視前線醫護人員,已經不是第一次的事。這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症更顯出政府對醫護人員以及香港市民的健康和安全視若無睹,一番又一番不正常、不合理的言論和行為確切比2003年沙士更甚。

作為前線醫護人員,我們確實是站在兩難之處,左右為難,很多初職醫護人員不甘要為政府的不合理政策而背上生命的危險去照顧一車又一車從武漢過來的懷疑個案,經歷過沙士的醫護人員更感無力,當一個正常的普通市民都懂得防範於未然,這個政權還在叫市民沒有病徵不用戴口罩,遑論他們是衛生署署長、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這不更令我們一眾前線醫護人員氣憤嗎?

說是抽籤安排到隔離病房工作,可是護士長階級以上的卻豁免,這是公平嗎?當穿著全套防護裝備都有醫護被感染,死亡率那麼高的時候,我們的生命真的比一個月幾萬元更不值錢嗎?

若果半個月前政府已經做好把關工作、前幾天已經關閉高鐵站、取消武漢甚或內地來港的航班、做好檢測防疫工作,現在我們需要面對這麼多的壓力和恐慌嗎?

道德綁架,矛頭重來都是直指醫護人員,「你們有責任照顧每一個病人」、「你們的人工包的」、「你們的愛心去哪裡了」,難道我們就不是人?難道我們就是百毒不侵?難道我們就是那群要被犧牲的人?

醫療開支減省,警隊福利增加;
醫護超時工作無補貼,警隊津貼有9億半;
甚麼是公平?甚麼是道德綁架?
難道發放津貼給我們醫護去救人比發放津貼給警隊打人更不值嗎?(前題是醫護多年面對人手不足、薪金不加的情況已有一段時間)

我們也有家人,
我們也想活命,
但一句道德勒索,
我們只好乖乖地奉上自己的生命,
這從來都是只有我們自己才明白。

有前線醫護開始離職,不甘為無賴政府和醫管局賣命;
有前線醫護開始罷工,不甘屈服於極端政權底下;
有前線醫護每天在哭泣,擔心自己的安危;
有前線醫護開始寫遺書,打定輸數預計會死於醫院的「前線」;

這,都是我們想要的嗎?
其實政府一早把關,這些事全部都開以避免或減少,
到現在了,你支持前線醫護人員的任何決定嗎?
你願意與前線醫護站在一線嗎?
你還相信這個政府嗎?

希望有機會再見了,如果今次難挨得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