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甚麽是「火上加油」,鄭匪月娥做了一個完美示範。特區狗官多,但畢竟知道官不可能做一世,說話為自己留一點後路,可是鄭匪剛愎自用、記仇的性格去到極端,無論是其決策之荒謬,言辭之挑釁,在香港歷史上必定是前無古人。牠昨天(二月三日)在記者會上説的一番説,意味著牠視罷工的醫護人員為政治敵人。由於仇恨心重,説話變成情緒發洩,而非政策宣傳。牠説:罷工是「極端手段」,醫護人員不會得逞。查《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手段再極端,好歹都是《基本法》認可的合法手段,怎能一口咬定「不會得逞」。犬儒的讀者會説,《基本法》是廢的。這點我當然同意,但要補充,假若特區政府使出極端的恫嚇手段,例如即時辭退罷工員工,吊銷其執業資格,除了引起一連串法律訴訟外,還會掀起另一場政治風暴。昨晚醫管局那篇發給計劃罷工員工,狗屁不通的英文信正是這種恐嚇。現在是疫症時期,鄭匪一意孤行,再加上醫管局配合做政治打手,背後可能是估計市民不敢大規模上街聲援醫護人員。對不起,這個假設是錯的。

我們也毋須代入其思想及心理狀態,從而推敲牠下一步棋。一句講晒,牠就是要將香港推上絕路。疫情擴散,跟著社區爆發,感染人數急升,罷工醫護千夫所指,民意逆轉,特區政府順勢秋後算帳,將所有反對力量一鋪清袋。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但當香港正式變成疫埠,各國政府將會封鎖,香港變成死港,屆時經濟、社會、民生陷入困境。那將會是一場困獸鬥。那時鄭匪才會真正見識甚麽是「極端手段」哩。港人與鄭匪之間是一場零和博弈,結果只有一方勝,另一方敗。

昨晚官方公布的統計數字是廣東染病個案七百宗,取代浙江成為第二多個案省分(首位當然是湖北)。我説過從不相信中國官方公布疫情數據,估計一定遠低於真實情況,今次也不例外,為何還引述?答案是廣東超越浙江這個趨勢,那指出了武漢/湖北人的逃亡路線改變。之前浙江成為繼原發省分後最多感染個案地區,意味帶菌者北上(終點是上海還是北京?);廣東超越浙江則意味著後來帶菌者轉為前赴香港,途經廣東省,沿路感染其他人。這是鄭匪決不封關對廣東同鄉的好帶挈。

這也是説,香港死之前,廣東先死。廣東死對中國經濟意味著甚麼?就是出口死。珠江三角洲及長江三角洲是中國出口兩大支柱,如傳説中温州疫情嚴重是真的話,中國出口的雙臂皆斷。那麼美中貿易談判必然崩潰,中國從外貿賺到的美滙不繼,哪𥚃有錢買兌現承諾,買美國的農産品。下半年中國糧食供應必然緊張。無糧則亂。「庚子輪迴,天朝在刧難逃」。

回頭看香港,經過二零零三年沙士慘痛教訓,社會防疫意識增強,構成抗爭主體的年輕人警覺性尤高。社區爆發差不多無可避免,但年輕人只要嚴守紀律,應該可以挺過這一關。因此我説鄭匪滅港大計不會得逞。

挺過這關,就輪到我們和鄭匪算帳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