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杜拜嘉年華開入第六週戰事,相對而言,已是近來最高潮迭起的一晚編排。重頭戲 ~ 泥地 1900 米的麥通第二輪挑戰賽 (二級賽),全晚「主題」,固然是看看「拼百圖」這匹經歷連番起伏的英、德、澳三料一級盟主,這趟「草轉泥」試驗,能否成功;果然,甫過終點,麥通酋長都應當滿意有餘。只見蘇銘倫把心一橫,即管當第二匹「轟雷暴雪」來辦,沿途守著二排、三疊左右的「花園位」,起碼保著半疊視線望空,戰至彎角半路,已是勝勢如虹,同場留得較後的上屆世界盃亞軍「功高先機」(GRONKOWSKI),想追時已經愈追愈退,雖然「拼百圖」門前一直未可以換回正腳衝刺,仍可保持約兩乘優勢,率先衝線,下仗如無意外,勢必劍指利雅德,列陣總獎金高達二千萬美元的沙地盃。

 

麥通第二輪挑戰賽 (二級賽) ~ 全場重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Wq9zzD8h_U

 

 

「拼百圖」(BENBATL)
(PHOTO: MEYDAN RACING)

 

同晚另一線焦點,當然是兩組三歲份子對壘;恰巧兩組馬,都由北美連繫掄元。先來頭場、條件程度的美丹經典預賽,出道 4 戰 4 捷,話雖三歲,其實經已年長半歲的烏拉圭馬女「碧儷狂熱」(BELLA FEVER),果然贏在多半年經驗,憑頸位力壓沿內疊竄上,高多芬名下,本賽期已有 1W 在手的的國際彩池大熱「晚安曲」(FINAL SONG),先勝一局。頭馬父系源自美國種氏「德州狂熱」(TEXAS FEVER),新任美藉馬主賀熹.華拿 (JORGE WAGNER) 名下的 J STABLES LLC 團體,正是年前憑「食為主」揚威金沙軒錦標的同伙人脈,今趟又一次「即買 > 即贏」,已經是四歲身份,想跑歐美經典,已經超齡,似乎又是一匹「不日移藉」北美服役的杜拜過客。

 

美丹經典預賽 (條件盃賽) ~ 全場重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kVJ-QlkeI

 

 

「碧儷狂熱」(BELLA FEVER)
(PHOTO: MEYDAN RACING)

 

至於泥地 1600 米的阿聯酋二千堅尼錦標 (三級賽) … 跑完的確令 G.C. 哭笑不得,美國名練奧利,要在本賽期開齋 —— 原來巴閉到,可以用匹在美國只屬於二、三線貨色,跑過 8 仗都寥無建樹的卓蒙錦標 (TREMONT STAKES) 冠軍「風絕塵」(FORE LEFT),「揀嚟開齋」!布宜學向來好少穿上這套炮製出過「紅石駒」、「再來一個」、「力鈞勝」(NYQUIST) 等駒、美國大馬主保羅.列登 (PAUL REDDAM) 名下的綵衣,卻突然好像「食酸梅乾變超人」,上身一樣,霎時間比美式騎手更加美式,遠從 14 檔都二話不說,開步閃迅之間,已經殺到入內欄搶放,全程 ”BLITZED THE FIELD” ,予取予攜,一度拋離全場近五乘,縱使門前開始力弱,都以 1 ¾ 身位輕勝。視覺上就亮麗有餘,整場馬的質量,是否真正可取,G.C. 則有保留。

 

阿聯酋二千堅尼錦標 (三級賽) ~ 全場重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Q_odfg_bxA

 

「風絕塵」(FORE LEFT)
(PHOTO: MEYDAN RACING)

 

 

文首提及,當「拼百圖」連繫上利雅德,亦按尤達師兄指示,再加上正選名單,都在週中時份公佈,差不多到適當時候,讓 G.C. 將兩星期前已約略帶過的沙地盃 (SAUDI CUP),作比較深入的介紹。這項首屆舉辦,堪稱含金量至尊的馬壇盛會,只是泥地 1800 米的同名戲肉,獎金已驚達二千萬美元,超越了杜拜世界盃,成為目前全球獎金最高的單一項大賽,亦是沙地阿拉伯馬壇的轉捩點。這個中東石油大國,統治皇族與馬圈向有淵源,眼前的鴨都拿王子 (PRINCE KHALID ABDULLA),以及名下的朱德望育馬場 (JUDDMONTE FARMS),已是表表者;另外,已故阿爾密.沙曼王子 (PRINCE AHMED BIN SALMAN) 名下,炮製出「宣言」(OATH)、「讓分」、「戰爭標誌」、「尊豪」等良駒的純種馬集團 (THE THOROUGHBRED CORP),亦曾名震一時。不過,一來該國篤信回教,賭博投機,有違律例;二來天氣、地理所限,草地難於生長,多年來均只可上演泥地賽事,甚至曾經引入「金桶名釀」、「空降」(FLY DOWN) 等美國名駒服役,成效亦不彰;加上其他因素,縱使有大馬主叱吒國際馬壇,本土賽事都長期一籌莫展。直至近年,情況就起了變化:最主要當然是社會氛圍轉向開放,大刀闊斧發展金股匯,交投暢旺,甚至要同香港競逐集資金額的世界領導地位;相比之下,跑馬普及化,都只不過等於「二五雞」搓麻雀的小事,不再限於皇族的小圈子玩意。再者,沙地終於成功研究出方法,在國內規模最大,以美國紐約貝蒙園為藍本興建的國王鴨都雅齊茲馬場 (KING ABDUL-AZIZ RACECOURSE) —— 亦是今趟主辦場地 —— 鋪設一條可持續保養的草地內圈跑道,加上幾項同晚增辦的頭場賽事,折算過後,一晚總獎金超過二億二港紙的賽夜,水到渠成,編排上更遷就於飛馬世界盃 (一月尾) 以及杜拜世界盃 (三月尾) 兩者中間,方便各路人馬部署出戰,實行與跟阿聯酋這位中東老大哥分庭抗禮;只斟酌二千萬美元的戲肉,利雅德一味靠銀彈政策,將育馬者經典、甚至杜拜都不夠財力負擔的一幕《兩王 + 兩后》對壘,重金「買」回來上演;草地賽方面,同樣是首辦,總獎金剛好達「一球」美金,2100 米的新景草地錦標 (NEON TURF CUP),亦都吸引到東瀛走埠馬后「廸雅卓」,火拚美國草地新貴「妙豐新」(MO FORZA),君見相關的初步陣容 … 就連「引人入勝」都不特止!

 

 

 

美國三冠預賽系列 ~ GII / GIII 雙響:森美戴維斯錦標 / 聖雲仙錦標

繼續美國的三冠路,本週末東、西兩岸都各有一場硬仗安排:佛羅里達方面,大批人馬暫時棄守灣流園,北上坦帕灣的森美戴維斯錦標 (三級賽) 爭分出線。無論如何,先用「功在不捨」四個字稱許賓康馬房,絕不為過,千金 ANDIE 從旁襄助馬房事務,亦確實有紋有路,上星期在聖牛錦標 (三級賽) 力戰一級盟主「鐵法如山」(TIZ THE LAW) 獲亞的「旭日年華」(ETE INDIEN),已是擲地有聲之作,前、後兩仗速率跳升 12 點子的表現,就連老行尊 STEVE HASKIN,都立即將該駒重新放入自己 “DERBY DOZEN” 的每週打吡排名榜上;想不到此倉口,今個星期順勢追擊,居然派匹出自己綵衣,原屬草地底子的「飛揚日」(SOLE VOLANTE,另見 4/1/20 本欄) 轉跑泥地,在系列中施展車輪攻勢!抽中一個連黃大仙都未必有求必應的 #2 檔,形勢已經先勝半局,不過對手實力同時倍升,亦無可避免,最難對付,應該是從紐約揮軍南下,出道 3 戰 3 捷,手擁去季北美最高兩歲馬拜亞速率的卓隆錦標 (JEROME STAKES) 冠軍「獨立堂」(INDEPENDENCE HALL),以及同樣從灣流園北上,剛仗大勝 5 ¼ 身位的異軍「首相星」(PREMIER STAR);再一匹高多芬陣營的「阿爾拔園」(ALBERT PARK),上趟在同場的柏斯高錦標 (PASCO STAKES),「蝕位蝕到暈」都追入一席第三,幸好今次才計分,亦顯然急求補中,且看哪一匹跑出。

 

 

 

西岸方面 … 說來可算巧合:經典鉅著有《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今次則 “TWO TALES, ONE NIGHT, SAME CITY”,西岸洛杉磯的兩個地標,一邊廂的比華利山杜比劇院,影壇的奧斯卡獎,正在同晚封王稱后之際,相距不足卅公哩,雅姬狄亞區 (ARCADIA) 的聖安列達,「席捲皇庭」(STORM THE COURT) 這匹去季「馬圈」的日蝕獎兩歲王,亦都選取聖雲仙錦標 (SAN VICENTE STAKES,二級賽) 這項可謂最循經蹈矩,卻不計分入打吡的熱身戰,作三歲復季演出。為免大批短途馬一早賺盡獎金,而在打吡正選名單濫竽充數,邱吉爾園自 ’13 年起重整預賽基制,要開始計分之後,所有一哩以下的「短途」級際賽,都被摒出系列之外;偏偏在數據上,只是上世紀 50 至 80 年代,就有不少於 32 匹兩歲或三歲王者 —— 由「大馬士革」(DAMASCUS,註 #1)、「北地舞人」、「秘書處」、「斷言」(AFFIRMED) 以至「週日寧靜」,任君細數 —— 先撇開勝負,均取道一組一哩以下的「短途」場合,開展三歲賽季,再踏稱王路。所以有關新政,七年來都受盡非議;亦因預賽系列緊湊,一匹馬轉三歲,想入圍打吡,三、四個月內,實在只得大約兩個出場機會搶分,偶有一關失手,已提早畢業,否則就要早在兩歲時份,先儲到 10-20 分「打底」,甚至是當上日蝕獎兩歲王,到三歲開季,才有空間「揮霍」得起,去「浪費」一場馬的部署,今次的「席捲皇庭」,甚或三、四年前的「力鈞勝」(NYQUIST),也是同類例子。無論如何,正如 G.C. 剛說過,既然不計分,就無需要太計較勝負,更忌耗力過度,況且同場再一匹巴富達訓練的「蔚藍海岸」(AZUL COAST,另見 4/1/20 本欄),在本欄已屢次亮相,剛在聲望錦標 (三級賽) 走入第二,講勢頭當然更勁,無謂硬拚,只求熱身效果理想便成。

 

 

 

附註:

  1. 雖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G.C. 縱使離開了一、兩季,這趟都破破例、沾兩句。今季香港本地賽事的四歲風頭躉「金鎗六十」(C238),好多行家,甚至本報共事,都有斟酌過其血統;可惜,官方不官方都好,無一個講得出其精髓所在。這根本是匹在紐西蘭出世的 “BONA FIDE” 美國種,有 4S X 4D「北地舞人」雙重血緣的香港本地馬就多;4S X 4D「大馬士革」(DAMASCUS)?G.C. 近十年來就幾孚未見過,餘了今趟例外,該匹 1967 年美國三料王者 (!三歲馬王 + 讓磅馬王 + 總馬王!),正正兩度出現在此駒血統表上。好多朋友問:那麼二千「到抑或唔到」?打一句、問一句G.C.,「想唔到都難」,問題則「教馬」怎教法。香港地那種根深柢固,一味崇尚留前鬥後的死板跑法,隨時害壞這匹好馬:上、下兩線揉合了「金獎章」、「愚趣」(DISTORTED HUMOR) 加上三冠王「西雅圖旋風」的三路淵源 —— 都拿去留?跟 G.C. 開玩笑吧?

(Gallant Chief  9/2/2020)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