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資深的新聞工作者,我十分抗拒陰謀論。經驗告訴我,沒有證據,只憑主觀想像作天馬行空的猜測,或可吸引讀者於一時,但往往經不起時間考驗。今次武漢肺炎瘟疫卻不同,因為整件事有太多疑點,中國官方新聞不足信,西方主流媒體的報道及分析則流於表面,而且對中國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照單全收,毫無批判能力。整個事件最難解釋的地方是,中國在各大主要城市滿布監控器材,連一個小偸都難以遁形,何以事發至今近三個月仍未能查出病發源頭,野味市場買賣用支付宝,誰人買了甚麼野味,吃完後發燒去醫院求醫,只要翻查紀錄便一目了然,為何至今毫無頭緒(可能有,但不公布)?中國官方傳媒近期對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諱莫如深可以理解,但西方主流傳媒要到極右派的霍士新聞追問此事,才得到較廣泛報道,情況令人沮喪。目前,關於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有三條主要線索需要追查:一)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科學主管龐馬(FRANK PLUMMER)上周二(二月四日)在肯雅暴斃,是否遭暗殺?二)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上月底由解放軍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是預防洩漏還是調查洩漏?三)除了武漢,中國還有沒有其他四級生物實驗室?

龐馬是加拿大頂尖病毒專家。早在二零一二年,荷蘭病毒專家RON FOUCHIER利用基因改造技術,將禽流感病毒改造,成為可在哺乳類動物間可傳播病毒。此實驗被美國當局指為太危險而煞停,但樣本仍保留在龐馬主管的實驗室中。至於龐馬本人,也是研究愛滋病毒、伊波拉病毒、冠狀病毒專家。據傳,龐馬生前曾從FOUCHIER手中取得一位沙地阿伯沙士患者的冠狀病毒樣本。究竟華裔科學家邱香果博士被逐離實驗室是否與此事有關,目前仍是個謎。更離奇的是,印度科學家指武漢肺炎病毒帶有愛滋病基因,主流科學界認為胡説八道,但中國卻用愛滋病疫苗作為醫治武漢肺炎試驗疫苖(見英國《衞報》二月七日報道)。無論以上是否屬實,加拿大當局有責任調查龐馬猝死原因,不能以「無可疑」推卸責任。

另據微博豆瓣二月七日消息,中國軍事醫科科學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少將上月底接管武漢實驗室。她在沙士期間發明人類干擾素(實際效果是解毒)噴霧,令一萬四千名醫護人員免於感染。照理如此優秀人才此刻應埋首開發冠狀病毒疫苗,何以跑到武漢做行政工作?至於回答中國是否有其他四級實驗室的疑問,我們首先要了解全球病毒研究安全級別。四級是目前全球最頂級,此級別實驗室硏究的病毒並無疫苖,屬最危險類別,故要求硏究人員安全意識極高,如有洩漏將造成極大災難。七十年代蘇聯位於復活島的生化實驗室洩漏天花病毒,即使遠離城市,也造成數人死亡。北京有責任向國際交代武漢實驗室和其他生化實驗室的詳情。

還有其他疑點,例如:為何武漢及湖北染病染率及致死率遠高於其他地方?更令人費解的是,一個極危險的病毒實驗室竟然設於全國交通樞紐,就等於將原爆實驗設於紐約市中心,即使沒有武漢肺炎爆發,單是這個選址決定已足以受國際譴責。

中國若要取信於國際社會,必須讓西方專家進入武漢自由調查,否則「陰謀論」不會停止。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