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接受本報創辦人黃毓民和總編輯梁錦祥專訪。(Henry Li攝)

田北俊雖然是公認的「藍血人」,但他一直是親中派陣營中的「壞孩子」。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法案表決前夕,手持8票代表工商界及自由黨的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決定辭職,之後不少工商界功能組別議員跟隨自由黨改變立場,當時特區政府無望在立法會取得足夠票數支持,最終終止立法程序。近年已經退出政壇過半退休生活的「田少」,上年多番公開表示反對修訂引渡條例,更多次呼籲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又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田北俊在接受本報創辦人黃毓民和總編輯梁錦祥的訪問當日還開玩笑說「我緊係「保皇黨」,但我係清醒「保皇」,唔可以盲撐,如果個皇帝係都要死,你會唔會跟埋佢去死?」

「田少」點睇港澳辦人事調動?

適逢訪問當日(二月十三)早上,中國港澳辦出現人事變動,張曉明被免職,改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信夏寶龍上任。本報創辦人黃毓民問及「田少」與張曉明是否相識,田北俊指「2003年政府想立23條嗰時,張曉明已經喺港澳辦,但佢一直都無咩地方管治經驗。」另外,田北俊認為當前香港最重要是口罩問題,疫情排第一,比當前港澳辦人事變動更重要,又指「夏寶龍67歲都退休啦,仲做呢份?(港澳辦主任)。」

對林鄭睇法

至於問到特首林鄭月娥在近期的表現,田北俊指最近林鄭是完全不稱職,但也認同林鄭對香港根本無話事權,背後是中聯辦和港澳辦,又指「上年6月9號係林鄭政治生涯最大誤判,如果當日過百萬人遊行後你冇硬推,唔會搞到今日咁!」,「好似個封關唔徹底,最後就被人(全球各國)封你關。」。但「田少」仍指「特首份工唔易做」,他指林鄭公務員出身,「佢係好叻,但唔聽人哋講!。又指其「公務員諗法」過往在擔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期間,當時處理SARS問題處理得很好,特別在急緊援助上,當時淘大花園E座隔離時,林鄭很快將整理好隔離居民名單,讓物資可以給予到有需要的人手上。本報創辦人黃毓民也表示,當時在商台曾經直接與林鄭就SARS問題對話。但「田少」指林鄭去到老板(特首)層面就再「行唔通」。最後,「田少」又回應當前香港社會欠缺口罩問題,指曾經想出一分力,奈何當前派口罩很容易引起公眾混亂,「分分鐘好心做壞事」,但仍然指「我話之你咩立場,總之你有需要就派。」。

對自由黨近年的感想

總編輯梁錦祥問及2003年23條與2019年反修例風波的對比,「田少」指03年自由黨於立法會手握關鍵8票,他指「建制派就算係點親中都好,關鍵一刻都應該企喺民意嗰度!」。但2019年自由黨今非昔比,田北俊對今日的自由黨感到失望,「黨友喺6月9日之後仍然撐政府。」「田少」又指黨主席張宇人「做黨主席又唔好做行會成員,成個黨綁死晒,要搞掂個黨就搞掂你(張宇人)就得!」。而面對近年自由黨的分裂,田北俊嘆然「自由黨好「自由」!但我個人對而家嘅自由黨好失望!」至於外間一直稱呼他做「頑童」,田北俊僅指:「我係一個理性建制派,關鍵一刻要企喺市民嗰邊,「一國兩制」咁先可以平衡。」。

梁錦祥又問及田北俊近年經常於不同社交平台經常發表諷刺政府的言論,「田少」幽默地道:「我好少出聲,頂唔順先出聲,我又無權,政府做得唔好咪踩下佢囉!」。

武漢肺炎對香港不同行業的影響

至於「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本港,對不同行業造成嚴重影響。田北俊表示,零售、食肆等都是「重災區」。小業主又有兩難之處,免租又怕還不到銀行利息,減太少租又怕租客受不住當下市道,「有租客收租又慘,無咗租客無收入仲慘」。但「田少」近期得知多間大地產商旗下商場都開始以分營業額來代替租金。而「田少」估計疫情至少會持續到4月,但他擔心會出現經濟惡性循環,「個個驚肺炎,無人敢街,啲餐廳、戲院無收入,失業率上升,之後大量「銀主盤」,陷入惡性循環。」

田北俊早前曾接受網台策略王電視訪問,他指當時節目大意是想提出「搵一班志同道合之士去參選立法會…….唔可以政府一吹雞就完全歸隊順從,當然啦,唔可以搞港獨。我哋係建制派「開明派」。總編輯梁錦祥又問到當前市民覺得立法會已經沒有作用,反而區議會仍有一定作用,會不會覺得立法會已過時。「田少」指議席能”Tip the balance”(打破平衡局面),他指若自由黨在立會上有3席,可以在重大議題中起煞車作用,但他擔心年輕議員有機會在當選後「變質」,「權力,金錢等等……我哋當年係喺社會成功咗,又唔想做「順民」、「暴民」、同埋「移民」先去參政。」。田北俊又指自己當年選擇參政的原因是不想移民,「當你關心一件事,就想投入多啲!」歸根到底,就是對香港的歸屬感。田又指當前管治已有很大問題,「仲點2047?」。

當前香港在中國的角色是什麼

梁錦祥問及田北俊,當前香港在中國經濟的角色是什麼。「田少」指中國在某程度上仍要依賴香港,特別在美中貿易戰、肺炎等事件後,香港商界有一定價值。他舉例指,近期20-30間中國企業要由美國返回香港上市集資,「因為香港同美元掛勾,所以先可以集到美金資。所以,香港政治上仍然「有啲運行」,佢哋(中國)會畀返啲空間香港人。」

另外,田北俊表示,不擔心組黨時間倉卒,「區議會班後生仔都係「素人」,佢哋時間都好倉卒,可能到時我哋拎支中間旗,做淺黃淺藍嘅綠色出嚟就得!因為我哋(商界)都捧一國兩制。」至於組黨具體,田北俊指要再視乎當前疫症情況。而口罩欠缺問題,「田少」指政府程府過多繁複,自己作為過來人,開廠步序多,單單原料和機器已經非常頭痕,如果原料出口國禁止出口,已經無法成事。

自己係老細  點解仲要選特首?

最後,黃毓民問及田北俊參選特首問題,「田少」幽默地道: 「好多人都問過我,但我好幸福細過屋企係做生意,自己係做老細。特首上面有好多老細,一個(黃毓民)已經死得啦!反而組黨有監察,影響政府運作。」

更新時間 : 2020年2月14日(五)00:07
建立時間 : 2020年2月14日(五)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