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旺區區議員李傲然(左),接受本採訪主任William專訪。(Nelson Wong攝)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校董李傲然現年27歲,為油尖旺區大角咀北選區區議員。本報採訪主任William與李傲然是中學同學,因此兩人在是次訪問時格外投入,更在鏡頭外聊起中學往事。

李傲然直言當選後至今的工作令人十分疲累,而市民對他的高期望亦令他倍感壓力,時常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在處理8.31太子警暴事件時面對着幾個困難,包括文件上的處理程序,需了解撥款制度,一些制度上的繁複成為了他的阻滯及困難之處。另外他又指要求警方的回覆亦是十分困難,警方亦展示了他們的不合作態度。此外,地區工作都出現一定困難。

早前接受本報專訪的元朗區區議員李俊威曾形容他的工作是「災後重建」,而李傲然則形容他是「臨危受命」,因為該區及市民都需在苦難中尋找出路,像劫後餘生一般。由於大角咀北區位於油尖旺區及深水埗區的交界,該區亦有工廠區,有待發展及重建,令他非常多工作要兼顧,「我個區係「結界」,兩個區嘅交界。」。李傲然指,他不會放棄落區工作,表示落區可增強透明度,是他工作的一部份,為了接觸層面可以更多,他早午晚都會落區,這樣可分別接觸上班下班的市民及家庭主婦,「區議員唔可以唔落區,作為一個區議員一放棄落區就等於政治生涯自殺。」。

在處理8.31太子警暴事件中,李傲然要求警方交代當晚是否有警員下錯指令,甚至有出現警員違反紀律的問題,警方及地鐵的不透明度亦令市民有許多謠言,例如打死人。李傲然又指,不能接受警方不願意接受公眾譴責,又指警察與其他公務員一樣是公僕,不應該有「特權」,「警方唔願意接受公眾監察,你以為自己係乜嘢?大把高學歷,比你有文化嘅人喺呢段時間都紛紛企出嚟指責同評擊你。你哋仲覺得自己啱晒?」。李傲然亦指其實當區的鼠患及蚊患問題並不特別嚴重,但需要比較多的時間教育居民衛生意識,食環署亦需要投放比較多的心力去處理當區的衛生問題。又指行政機關辦事效率慢,如果要等待行政機關辦事就會太遲。李傲然更提出質疑,各區區議會非親中派別的議員佔多數後,政府是否還會聽取其意見。

另外,李傲然又表示油尖旺區有一定的撥款守則需要遵守,例如申請款項時需要清晰交代細節及報價,指第一次問會時不是要為難街坊廟會,而是要顧及出席人數,「嗰度成十幾萬人參加,安全好緊要,我哋唔會為反而反,只係以社區安全為先」。

最後,李傲然表示感謝每一位願意包容他的市民,他亦提及有當區市民幫他做義工,他希望能夠在自己任職區議員的期間埋下民主及公民意識的種子,希望未來香港會更好。他更指未來香港人只有一條路,「贏先係我哋唯一出路」。

文 : William Luk

更新時間: 2020年2月14日(五)23:26
建立時間: 2020年2月14日(五)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