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如常升起,但小明燉了冬菇。猶記得去年底王志民被炒,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新官上任,即重提國家安全立法,習帝交給特區政府的首要任務,訊息極為明顯。可是一場武漢肺炎風暴,駱主任人影也不見。其實瘟疫也影響國家安全,照道理他需為香港的抗疫工作出謀獻策,但他卻神隱。到了昨天(二月十三日),連港澳辦主任亦換人,是臭名昭著,主政浙江省期間拆去二千個十字架,夷平整間教堂的政協副主席夏寶龍。看見這樣的往績,港人還有甚麽期望和幻想。很明顯,按照習帝的計劃,疫情過後,他和毒娥就會聯手對香港抗爭力量展開一場大清算。張曉明和王志民的死罪是誤報軍情,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前夕向北京報稱建制派將會大勝,而結果是大敗。兩人落台已成定局,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駱惠寧是先頭部隊,先進行摸底工作,評估一下香港的最新形勢,然後新港澳辦主任才正式登場。要通過立法會為所謂「國家安全」立法,今年度會期絕無可能,如果是下屆會期,則要看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夏寶龍如何鐵腕,在香港這個國際開放城市,都不能改變普遍港人對外來政權的痛恨,建制派、保皇黨注定在九月一敗塗地 – 如果到時還有選舉的話。

同日,原上海市市長應勇空降湖北省救火,取代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當然不能留任,由原山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補上。從這些人事調動可以看出習帝的本能反應:只相信自己的親信。駱惠寧和夏寶龍兩人年事已高,差不多到了退休年齡,而且對香港事務毫無經驗,臨危受命只因曾與習帝有一點因緣。應勇也是習帝在浙江時的舊部,但他真的有能力和經驗處理湖北這樣嚴峻的疫情嗎?全中國有各式各樣的問題,一個「習系」有足夠的人才去應付解決嗎?

習帝還有另一個本能反應,就是將每一個挑戰都看成戰爭,對抗疫情是出動解放軍醫護人員,宣傳語句是「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可是他忘記了今次面對的不是槍砲,而是病毒。更奇怪的是,習帝一生從未帶過兵,未打過仗,何以所思所想的都是「戰」。答案是,他的統治只建基於武力,他認為只要控制了解放軍,他便可以千秋萬世。從上述兩點可見,他的權力基礎頗為薄弱:在黨內,除了「習系」,無人可用;在民間,無武力恫嚇及言論審查,則民怨必然顯露無遺。

處理香港問題,習帝委派親信,便會順著他的本能行事,更不會像張曉明般「放流料」給老細。可以預見,一旦局勢稍為穩定下來,那種鐵腕鎮壓必定較現在更嚴重。港人如對夏寶龍和駱惠寧有任何幻想,必定自取滅亡。

習帝的滅港計劃不會得逞。他對武漢肺炎疫情的估計太過樂觀,今次過後可能還有第二和第三波。更重要的是,長達四十年的中國經濟奇蹟踏入尾聲,所有以前透支的,無論是向外國、自己人民,甚至大自然,現在都要本利清還。至於港人,經歷了超過半年的抗爭磨練,毋懼任何風浪。現在為時已晚,一切既成定局,港澳辦換人已沒有意思。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