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似乎有心要玩呢個特區政府。數天前阿一明星無罩飯局影片及照片漏出,本欄質疑特區公安會否感染武漢肺炎,果然昨夜(二月二十日)有一名駐守北角公安確診。他較早時出席退休公安PARTY,參加人數衆多,看來疫症在公安社羣中爆發機會不低。更奇的是,他居住的油塘紀律部隊宿舍油美苑,正是月前我們認識的朋友被墮樓的高翔苑附近。車公靈籤曰:「天眼恢恢疏不漏」,信乎?

對於這樣的消息,一衆網民當然雀躍,不要説是「幸災樂禍」,當作是積壓了幾個月的鬱悶情緒趁機宣泄好了。病毒不是人,沒有政治立場之分,但有位就一定入。外來政權決意不封關,社區爆發必然發生,特區公安怎會獨善其身。港人更應注意,在抗疫問題上,香港處於無政府狀態。炒樓王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前日指「疫情受控」,立即遭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嚴詞反駁,指政府領導層未醒。我對炒樓王的講法有另一番解讀,這並非領導層醒不醒的問題,而是北京已為整場瘟疫定調,對內安定人心,復工有期,對外改善形象,減少被封關可能。無論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多麽幼稚愚蠢,特區狗官也要跟隨。

這幾天確診個案不算多,我反而覺得形勢愈來愈危險,因為港人防疫開始有鬆懈之像,街頭目測,不帶口罩的人仍屬少數,但有上升之勢。我們亦未能掌握潛在帶菌者,以及滯留在中國(特別是湖北),準備返港的港人數目。更令人不安的是,現時安老院舍的情況極度惡劣,各種必需物資,例如口罩、成人尿片、藥物等不是漲價,便是缺貨;定期診症服務停止,假如疫情紓緩,屆時「大塞車」必定嚴重,直接影響診症質素;長者被困在院舍多月,親屬亦不能探訪,情緒出現問題;大部分院舍根本沒有足夠隔離空間。當然,最危險,亦是我們一直最擔心的是,一旦武漢肺炎在老人院內大規模爆發,政府基本上沒有對策,遑論預防。

事實上,港人亦不能指望政府打救,因為它有另一套AGENDA,與抗疫無關。上任後神隱,但這幾天突然高調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寜昨天説了一大堆話,但重點只有一個:抗疫講求科學應對,不要政治操弄,如果少數人到這個時候還在政治私利製造各種對立,甚至操弄「罷工救港」,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政治上的「新冠病毒」?

説到「政治操弄」,怎及中國公報的感染數字;說到「製造對立」,又焉能不提死不封關的頑固決定。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駱主任已有重點清算對象:罷工的醫護人員。可是,他們不是「少數人」,而是代表了大部分公立醫院員工的心聲。駱主任早前神隱,等的是老細港澳辦新主任夏寶龍埋位,聽候指示。駱主任的一番話,就是夏寶龍接手港澳辦之後的AGENDA,待疫情稍緩後全面清算反抗力量。

但「馬謖帶兵」,面對瘟疫,不理客觀環境出現空前變化,還是繼續要逞英雄,最後當然要受到上天的懲罰。「天理人情只要公」,車公也是站在港人這一邊。

今天剛好是7.21元朗白色恐襲七個月,西鐵元朗站下午又要「封關」了。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