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武漢肺炎」疫情喺幾天內風雲變色,繼前日(二十)新增53宗、噚日(二十一)新增100宗,今日(二十二)更加暴增超過200宗,加上之前嘅感染個案加加埋埋總計443宗2死,喺文章出爐嘅一刻,釜山又再確診2宗感染個案。而韓國早前高調將香港以及澳門列為「疫埠」,佢哋又有冇諗過今日自己又有機會成為「疫埠」呢?

多個國家或地區早前已經加強針對中國、香港、澳門、臺灣、日本以及星加坡國民入境限制措施,筆者認為近期韓國感染人數暴增,唔排除韓國會成為下一個被「封關」國家。韓國疫情爆發到咁,香港特區政府係有必要,有理據去禁止韓國人入境,借此回敬返佢早前對香港列為「疫埠」嘅措施,將韓國列為「疫埠」,針對所有由韓國抵況班機,作詳細檢查。因為港府封韓國人關,又唔會得罪香港黃藍絲,又唔會得罪中國共產黨,何樂而不為呢?

筆者只係一個文人,唔係咩傳染病學者,所以唔會喺度同大家講「超級傳播者」係咩東東,新型冠狀病毒係咩嘢。但筆者想喺度提醒大家,韓國其實一早有先例,早喺2015年5月就曾經發生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爆發事件,當時一名韓國68歲男子喺病發前半個月,一直喺中東地區,5月4日經卡塔坐飛機返抵仁川國際機場,其後病發,最終確診。事件一共造成186確診感染,其中38人死亡。當時韓國防疫失控令筆者非常憤怒,完完全全係人為因素。

首先,當局把關工作極差,首爾爆發社區感染之後,仍然畀好多人周圍走,完全冇任何有效防疫工作,極度媽虎。

其次,國民衛生意識嘅低,其中一名患者「中招」之後,明知自己唔舒服,仍然出國工幹。佢由仁川坐飛機抵達香港,再經沙頭角口岸入境中國再抵達惠州開會,之後病發。而其中同佢有2名密切接觸嘅韓國女人,初頭死都唔肯聽香港衛生署話去隔離,最後要喺韓國駐香港總領事館介入下先願意喺香港接受隔離檢疫,最大獲係呢2個韓國女人之前已遊走人流密集嘅銅鑼灣。而且確診嗰位男病人,喺好返之後,依然覺得自己冇做錯,向傳媒講自己怪責韓國政府冇講病情嚴重性,所以自己冇遵從韓國保健福祉部主動檢查嘅要求,故認為自己並冇隱瞞病情。所以,當時香港冇出現社區爆發已經係不幸中嘅大幸。

第三,韓國人啲衛生習慣,筆者曾經喺韓國益山住過一個月,老實講,有一啲韓國人嘅衛生習慣,特別係70後之前嗰班,真係無法形容!隨地吐痰、去完廁所唔洗手、共用番梘、共食文化呢啲令筆者十分無奈。筆者喺韓國街上行路,時時刻刻留意地面,因為一唔小心,就會踩到人哋啲口水或者痰。我問過一位食煙嘅朋友,佢好理所當然話:「喉嚨有嘢,唔吐出嚟唔舒服!」。另外,韓國人冇公筷公匙概念,唔理你同佢熟唔熟,只要大家坐埋一齊食飯,大家就會用自己的湯匙,飲同一碗湯,就係一人一啖。睇返今次大邱「新天地教會」嗰位一位61歲「超級傳播者」,呢位「毒后」喺確診期間連續兩個星期日參加教會崇拜,出席過千人婚宴同埋食自助餐,又坐大邱地鐵,並且到首爾參加研討會。由佢發燒到入院超過十幾日,都唔知接觸過幾多人。最大獲佢入咗醫院又堅稱自己近期冇外遊,拒絕接受隔離以及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更多次離開醫院,結果「一傳十,十傳百」,導致今次韓國大爆發。

其實韓國醫生協會已經多次呼籲政府對中國採取全面入境限制措施,爭取時間應對疫情。但最終政府礙於外交關係而有所顧慮,冇喺早期將防疫重點放喺堵塞病毒由國外輸入,導致出現本土感染後,出現「超級傳播者」,導致社區爆發。再對比返2015年MERS,韓國政府根本無好好吸取教訓,先搞到今日如斯田地。

總括嚟講,甚至筆者可以形容今次日韓等國喺今次肺炎防疫措施入面,都完全體現出「官僚主義」問題。其中,韓國班官到今日都可以話疫情可控,筆者真係未見過「可控」的話,單日都可以爆增200宗感染。

另外,由於文字和篇幅所限,筆者今次無法詳細講下停泊喺日本嘅郵輪「鑽石公主」號。但筆者想講講日本神戶大學醫學院教授岩田健太郎喺YouTube上載嘅自拍片段。岩田親述郵輪上嘅惡劣環境,表示郵輪入面根本冇設置感染嘅「紅區」以及安全無毒嘅「綠區」,人群交雜好容易造成交叉感染。又直接評擊日本政府根本無做好把關,令到船內感染人數不斷上升,加上岩田曾經喺世界各地進行唔同病毒嘅研究,佢嘅言論引起巨大迴響,好快被大量轉發以及被各媒體跟進報導。筆者好佩服岩田呢個行徑,因為喺日本敢講真說話嘅人真係唔多。

一如筆者所料,日本厚生勞動副大臣橋本岳隨後喺社交網站Twitter上面發文指,岩田未經許可擅自登船,又稱會將佢嘅一言一行回報畀厚生勞動省。最終,岩田頂受唔住日本「官僚主義」而將影片刪除,呢個香港人好愛嘅國家,其實問題多多,只不過今次自己自暴其短。

最後,日韓兩國對於「武漢肺炎」傳播途徑、方法、感染追蹤等都無法完全掌握,導致當地由外地傳入演變成社區爆發。而「官僚主義」,正正係今次日韓兩國,點解會出現大爆發嘅一大原因,筆者深信「武漢肺炎」只會喺兩國繼續蔓延,香港特區政府,封關啦!

WILLIAM LUK

(本欄不定時更新。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