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星期編排尷尬,出稿之時,在香港的各位友好,相信已欣賞過開入第八週戰線的 ‘20 杜拜嘉年華 ~ 星期四賽夜。全晚最令人印象深刻,固然是「佳耀雅」(GHAIYYATH) 以及「沙高先機」(ZAKOUSKI) 兩匹高多芬尖兵:前者以目前杜拜最高評分賽駒身份 (126 分),在杜拜千禧錦標 (三級賽) 輕取8 ½ 馬位,當然悅目,但到底不過一仗 GIII-T,無足掛齒;反而在沙鏢一哩賽 (二級賽),只生涯第四度上陣的「沙高先機」,面對「海市蜃樓」、「迷妙魔力」(MYTHICAL MAGIC) 這兩匹經驗優勝得多的同主馬,門前短短 200 米內,居然可以反撲逾兩乘而得手,正如 G.C. 賽前借《馬場 USB》專頁作簡評,無疑是 “A STAR IN THE MAKE”,四歲才踏入大勇期,稍後回師歐洲,仍要繼續留意。至於在讓賽級次,美丹地膽「子夜沙灘」,專心留在杜拜轉跑泥地,一年之內可以延續至六連捷,亦都殊不簡單 (換個說法:這匹「先柏之城」(SPEIGHTSTOWN) 子嗣,最初居然在歐洲開展競賽生涯,可謂莫名其妙!),看看會否在高多芬一哩賽再見。至於 G.C. 賽前在《馬場 USB》轉載北美提供 —— 無需像其他平台那樣「揀四隻先中三隻」,要中的話,「揀三隻 > 就中三隻」—— 只差一關 S1-2 ,就場場收錢,有 Q、有 T、有三寶,成績尚算不俗,希望幫到各位。

 

 

星期四 (20/2) 晚杜拜越洋轉播,《馬場 USB》北美提供:6W-5P-4S-5Q-3T,S1-5 三重彩派 $915.00,S1-5/ S1-6/ S1-7 三寶派 $611.00。
(PHOTO: 《馬場 USB》)

 

其餘同晚戰況,為免浪費篇幅,今回恕從略;反而星期一 (17/2),適逢美國長週末,尚有一、兩組矚目場口未見介紹。渥蘭園進軍三冠路第二關,頭馬只得 10 分,獎金卻高達 $750,000 美元的西南錦標 (三級賽),上季已晉身 GII 頭馬的「銀景駒」(SILVER PROSPECTOR),正如美國老行尊 STEVE HASKIN 所形容,跑出了再合時不過的一仗回勇演出 (“BOUNCE-BACK RACE”)。受惠於兩日前,大批勁敵轉戰花卉園的兩組暗飛星錦標,此駒留守阿肯色州,講路數已經除笨有精;況且,此起彼落,當同場餘下的最心腹大患「接來電」(ANSWER IN),早段陷入一幕搶入馬房彎的五駒角力當中,被擯出六疊開外再追,鞍上人桑坦尼 (RICARDO SANTANA, JR.) 今仗處理,更形居功厥偉。就算有個極之理想的 2 檔,都刻意扣到落中後排,寧願等馬群先在前頭爭奪互耗一大輪,才自對面直路開始沿欄推進;施施然返到入大直路頂,一楔出二疊望空,已經勝算在望,「接來電」想在大外疊再追,初時卻蝕了幾十尺腳程,鞭長莫及。回說這位仍只 27 歲的巴拿馬好手,畢業自該國名將輩出的潘恩奇騎術學院,六年前「好好計」出戰的一屆育馬者短途錦標,都有主轡「烈酒雄心」較技,當時 G.C. 有幸參與香港的「官方」賽前節目,甚至先立豪言,看過其騎功、平衡力過後,要比起上來,莫雷拉都只不過一般貨色;今時今日?2019 年,在全北美騎手龍虎榜排第八位,所得獎金,兌算接近一億三千萬港元,以一般騎手「市價」獲 10% 的分佣比率,換言之個人年度收入,至少都有近千三萬;轉至目前 (2020 年度),更高佔第二位,僅次於「人氣王」奧天信 (IRAD ORTIZ, JR.);用六年時間證明 G.C. 的眼光,總不算長!

 

西南錦標 (三級賽) ~全場重播:

https://twitter.com/TVG/status/1229539682653896704

 

 

「銀景駒」(SILVER PROSPECTOR)
(PHOTO: AMERICA’S BEST RACING)

 

比「核證」(JUSTIFY) 還可怕的《核證 2.0》?

再「回帶」多 24 小時,星期日 (16/2) 的巴富達馬房,又在聖安烈達進行軍事演習:「千言萬語」(THOUSAND WORDS)?「正貨」(AUTHENTIC)?「拿度」(NADAL)?通通都未算最厲害,這位三冠教頭,展示多一匹週歲價高達 $700,000 美元,股壇大鱷索羅斯都有份以 “SF RACING LLC” 名義合伙的「江湖術士」(CHARLATAN) 過後,全倉攻打吡、三冠,正副選次序又要「重新洗牌」。易過操一課的姿態,全程放領,開兩段 :21.89、:44.72,初出返來就贏 5 ¾ 馬位,如此種種,都尚在意料當中,G.C. 只著意這匹栗色高頭大馬,型格總有點當年「康加利」(CONGAREE) 加上「多蒙特」(DORTMUND) 兩匹同廐名駒揉合而來的影子;更值得一提:

  • 兩年前的三冠王「核證」(JUSTIFY),生涯初出即勝,日期是 2 月 18 日,還遲了兩天,造出拜亞速率 (BEYER SPEED FIGURE):104;

  • 今趟的「江湖術士」,2 月 16 日生涯初出即勝,同樣是三歲身份,造出拜亞速率:105,在2020 年北美跨齡、跨組別、所有現役賽駒 (“ANY HORSE, ANY AGE”) 當中,乃年度迄今第二最高紀錄,僅次於年長廐侶「喜逢知己」(MUCHO GUSTO) 在飛馬世界盃 (一級賽) 造出的 107 …

是否想依樣畫葫蘆,只有巴富達自己知,惟講日子、比速率,此駒確實已在同期的「核證」之上,問題是沿哪一線「快道」,可以走至五月首週末,邱吉爾園直路頂的閘口!

 

16/2/20「江湖術士」(CHARLATAN) 聖安烈達一出即捷 ~ 全場重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_PAUzF05AY

 

 

「江湖術士」(CHARLATAN)
(PHOTO: BENOIT PHOTO)

 

同一時間的場內、場外 —— 其實本欄屆農曆年前後都提過 ——「美國法老」沙瓦特 (AHMED ZAYAT) 陣營,跟紐約投資公司 MGG INVESTMENT GROUP 膠著的纏債官司,愈鬧愈大之餘,原來都與以上一批正逐鹿沙場的三冠份子有關聯。西方普通法制度,法庭傳召證物呈堂,所有文件都要公開,變成公眾紀錄 (“PUBLIC RECORD”),「任睇唔嬲」,今次就包括一份沙瓦特跟古摩亞陣營旗下子公司 ORPENDALE,就該匹三冠馬王,所秘密簽訂的種馬權買賣合約,條款繁複,簡述當中要點如下:

  • 合約細節,包括所有出賽部署在內,原來早至「美國法老」只兩歲時期,已經白紙黑字訂明,練馬師巴富達的部署空間,其實極度有限;在賽季之內,一眾幕後更只不過當傳媒大眾作傻瓜玩弄,每次關於下仗目標或部署的發表,若非早有此著,則九成謊言多於真話;

  • 馬主與育馬者之間,就馬匹的交收日期,最遲不可超過三歲賽季的 11 月 30 日;換言之,「美國法老」一到四歲就會退役,同樣是早既定的條文;

  • 為保馬匹安全,三冠系列之內,若果有任何一關失利,就不可以角逐餘下關口;

  • 至於「美國法老」轉任種馬的最終售價 (FINAL PRICE),是以一道兩部份的方程式計算。先有一個未公開的底價,再者,在兩至三歲期間,此駒只有 10-12 場認許的賽事可以出戰,獲得獎項或者勝出大賽,每項、每場都明碼實價寫在合約內 (見附表),逐項作為優賞額 (“INCENTIVES”)「加碼」上去而得出總和:例如,當選兩歲馬王值 $1,000,000 美元,勇冠三軍合共值 $7,000,000 美元,勝出育馬者經典、再當選三歲馬王,就再加 $4,000,000 美元,如此類推;舉一反百,若果這份合約已是普遍的「行規做法」,如附表中所示的各項一級大賽,在育馬業界當中,每場都有具體的「標準市價」…

總言之,本欄向來強調,歐美跑馬,尤其是北美,九成場下搏奕,得一成場上角逐,極難捧出「星」來,否則稍露頭角即告收山,並非無的放矢;這宗無意多於有心的內幕一「爆」,更令大家了解當地的圈內乾坤。在訓練、出賽部署上,練馬師究竟有幾大自由度,顯而易見,往往未如外間想像中那般理想;再進一步,就算是目前正處三冠、經典路上的大批歐、美三歲新貴 (註 #1),究竟有幾多,在背後已經有一紙種馬合約限制競賽壽命,的確是局內人方知曉。問 G.C. 就更加實際,換個說法,向來態度亦不外如此:所有賽前的騎、練、幕後訪問,無 (A) 香港或外地,(B) 官台不官台,(C) 講中文、英文、外星文都好,「開著個腦來聽」,事關往往「信多半成 ——  都雙目失明」!!

 

「美國法老」買賣合約當中條文,未跑已經清楚訂明,每勝出一項大賽,身價按場次水漲船高。
(PHOTO: GC@嘉駿園)

 

 

澳洲秋季戰線:藍鑽石錦標 (GI-T) / 未來錦標 (GI-T)

上星期的太陽神錦標 (二級賽),本欄介紹「高興崇拜」、「亞莉捷」加上「夢勢力」(DREAMFORCE),三駒就此「一.T.返」,本週乘勢狙擊,焦點重返維省,早年香港都有定期越洋直播的藍鑽石錦標日,都有幾組矚目場口。先來正選馬比較熟口面的未來錦標 (一級賽),易倉至希斯馬房的考菲爾德錦標 (一級賽) 冠軍「殷望角」(CAPE OF GOOD HOPE),如無意外都會在當地長期發展,今趟取道一場千四米角逐,作秋季復出,一來始終嫌短,二來面對老黃忠「壞漢子」、葉森讓賽 (一級賽) 盟主「高定港」(KOLDING),以及一度寫下 GI 四連捷,僅於麥堅倫錦標 (一級賽) 盟主不敵「魔術棒」(MAGIC WAND) 的「旋律佳人」(MELODY BELLE),似乎熱身為主,要贏阻力較大。

 

 

「殷望角」(CAPE OF GOOD HOPE)
(PHOTO: PUNTERS)

 

至於重頭戲 ~ 藍鑽石錦標 (一級賽) … 其實歐、美、澳馬圈都一樣,每來到這類型大賽,講到底還是《掟錢大戰》,要爭標總離不開幾伙花得起重金入貨的名牌陣營。出道 3 戰 3 捷的高多芬代表「漢莎聯盟」(HANSEATIC),固然勢成大熱,而杰仕集團名下,英文名字跟年前香港女皇盃冠軍「統治地位」相同的「位高權重」(RULERSHIP (AUS)),亦緊隨其後;不過,同場兩匹馬女,都相當吸引。月初在同場藍鑽石預賽 (馬女組別 ~ 二級賽) 先拔頭籌的「同譽佳名」(LETZBEGLAM),跟柏寶合作無間,近況大勇;至於神奇百萬兩歲經典 (表列賽) 冠軍,出道同樣 3 戰 3 捷的「作客」(AWAY GAME),馬固然好,幕後更見引人入勝,乃美國加州的馬斐遜家族所擁有 (就連綵衣也是大致同一套款式!),另一匹目前在美國表現突出的合伙新兵,正是上文提及的「拿度」(NADAL),各地出馬均以贏大賽為目標,搏殺味濃。

 

 

「作客」(AWAY GAME)
(PHOTO: SPORTS NEWS AUSTRALIA)

 

附註:

  1. 歐洲有麥通、古摩亞、鴨都拿、尼雅哥斯等幾戶大族壟斷馬壇,可惡在壟斷,可愛亦在於壟斷,自行培育 (HOME-BRED) 較多,仍然熱衷於 “BREED TO RACE” 多過 “BREED TO SELL”,情況尚未至於北美般嚴重;不過,一匹質新馬,只要有一宗種馬交易 (STALLION DEAL) 在幕後成交 —— 如此資訊亦當然無需向外公佈 —— 仍然是殊途同歸。

(Gallant Chief  22/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