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來説,今日的標題有點標題黨,雖大致正確,但並非完全準確。首先,立法會日前投票通過三百億所謂「防疫抗疫基金」,表決前公民黨的楊岳橋中途殺出,引用會議程序37A,動議政府向所有十八歲以上香港永久居民派發一萬元「全民資助金」,在席建制派議員絕大部份反對辯論這個議程,結果連辯論都胎死腹中。消息一出,傳媒當然普遍詮釋為建制派反對派錢。議會政治本來如此,建制派不是第一天玩這個遊戲,焉會不知。那個「防疫基金」根本是利益輸送,建制派急於通過,證明他們在疫情肆虐時,最先想到的還是益自己。

民建聯前日(二月二十二日)反駁,指楊岳橋欲藉動議拉布,但又説不出具體證據。建制派中,較理性的田北辰對派錢一萬動議辯論投贊成票,足證派一萬與「防疫基金」在技術上並無矛盾,只有先後之分。若從小市民角度,當然是派一萬錢重要過「防疫基金」。建制派若真的想玩公關遊戲,應PRE-EMPT楊岳橋的動議,直接了當自己提出。奈何保皇黨始終是保皇黨,毒娥一日未首肯,民建聯、工聯會連扮吓「反映民意」也不敢。

最好笑的是,工聯會投完反對票,昨天又請願要求派錢,正是精神分裂的最佳例子。工聯會極速成立口罩生産線,得益於立橋保險之類的集團,而其行政總裁正是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建波。北京大概可以全面發動此間親中機構,資㫑工聯會生産口罩等防疫裝備,然後派發,以期爭取選票。今時今日,派口罩等如派錢。工聯會又何需惺惺作態。

至於那個所謂「防疫抗疫基金」,支援受疫情打擊最深的飲食、零售、旅遊界企業。從政治角看,這些企業都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票源,亦是大部分藍絲根據地,用納稅人的錢去資助自己的政治盟友,更有堂而皇之的理由,何樂不為。

不過,話得説回來,公民黨派錢的建議也是基於選票考慮。試看公民黨的郭榮鏗一年前反對全民派錢的理據:「儘管『派錢』不論貧富地向所有市民派發一樣金額的錢,看來是絕對公平的做法,卻不是一個令社會更平衡和整體發展的辦法。最主要原因是,『派錢』背後,沒有任何社會目的和政策支持,因此除了滿足個人需要(其實有很多市民根本不需要)之外,便難以達致任何社會效果。相反,有政策在背後支持地投放金錢,不單有利於整體社會發展,對個人而言,更是一個長期受惠和收穫更多的得益。不要因為有錢派,就支持《財政預算案》。」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並不一定是機會主義。但如果公民黨及其他泛民真心為市民爭取派錢,就應擺出最強姿態,除非政府派錢,否則採取所有手段癱瘓整個議會運作,特別是財政預算案的通過。

其實,派錢本是輕而易舉,試看鄰埠由何厚鏵,崔世安到賀一誠,話派就派。只是我們這個特區政府偏要跟市民作對,連前兩年的四千元,到現在還未完成派發。局面至此,派與不派也無關宏旨,如果九月還有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必然大敗。無論是駱主任或毒娥都不能扭轉。所以牠們應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取消選舉。

最後,「派錢」、「派糖」是坊間的普遍説法。我們並不認同。錢本來是我們的,正確說法是回水。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