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劏房波宣布派一萬,網上興高釆烈討論一陣子,不旋踵即發覺魔鬼在細節中,原來可能是要先益特區公安,然後才回水給市民。同日,個別醫護人員收到醫管局的「恐嚇信」,指之前的罷工為曠工,揭開清算序幕。我不認為這是巧合。劏房波派那四千早已聲名狼藉,今次仍要搞繁複行政程序,蓄意拖長時間,並非牠蠢,而是要配合北京及特區政府整個秋前算賬計劃。

執筆之際,看見FORTUNE INSIGHT報道,醫管局屬下九龍西聯網總監謝文華醫生多次威脅,要求瑪嘉烈醫院放射診斷部主管馬嘉輝醫生交出早前罷工醫護名單。馬醫生沒有屈服,並毅然呈辭。網上流傳醫管局向個別醫護人員發出的信件及電郵,要求缺勤員工解釋原因。《明報》引述消息指,醫管局不排除扣除罷工員工薪金,但不會解僱有關員工。至於馬醫生呈辭,院方作出挽留。

從上述報道可推斷,雖然馬醫生沒有屈服於淫威之下,但很可能是例外,大部分部門主管都向醫管局提交罷工醫護名單。我們亦不要幼稚地相信,醫管局頂多扣薪,不會作出進一步行動。此際瘟疫肆虐期間,各公立醫院(可能瑪嘉烈尤甚)人手緊張,不便此時下重手。但特區政府掌握了名單後,待時機成熟時,有誰敢保證不會大規模報復。

回水一萬與醫管局的事有何關連?答曰,回水一萬給所有十八歲以上港人,參照鬍鬚曾當年派六千做法,有銀行戶口即可入數,無銀行戶口者另行處理。劏房波派四千可以搞足兩年,早已給人駡到狗血淋頭,今次沒有汲取訓,不是牠蠢,而是利用宣布回水到一萬真正落袋這段「空窗期」,市民注意力在一萬元,讓特區政府進行大淸算。所謂「行政程序」就是要拖長「空窗期」,清算的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罷工醫護。

特區政府會散布一種講法,就是政府回應了市民訴求,再用極端行動,分分鐘連一萬都冇埋。它也可以透過行政手段做成這種觀感。新公布的財政預算案中,特區公安修定預算暴增百分之二十四,達二百五十八億,當中最大筆開支是OT錢,由原本預算的近三億,急升八倍有多,超過二十五億。查特區公安去年總數逾三萬五千,平均OT錢為七萬大洋,為回水一萬之七倍。

當然,新修訂預算還包括增加二千五百個職位,六部裝甲車。有網民指出,特區公安開支較利比亞政府軍費還要高,特區公安可轉型為軍隊。這點我絕對同意。如果到現在,你還看不出這是一支武裝力量,那是非常不幸。其實,這個龐大預算日後可追加,以使籠絡特區公安,還可作更暴力鎮壓之用。

將這部分新預算放在回水一萬之前,波又踢回泛民那一邊。早前建制派被指反對派一萬,今回泛民議員若嘗試阻撓特區公安預算那部分,建制派當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特區公安亦會動員「民意」(實體與網上),製造泛民「拉布」令市民遲收一萬的輿論。事實上,以泛民在立法會的票數,根本不足以否決特區公安修訂預算,要「拉布」,泛民哪有這份決心、鬥志和能力?可是,不做一場大龍鳳,年輕選民的選票就會流失。

説到底,都是為了九月那場選舉。劏房波回水一萬要到暑假才開始,這個TIMING當然是整個北京部署其中一環。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