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末世景象。二零二零年先有瘟疫,現有股市大崩潰,説不定下半年還有饑荒,熟讀聖經的朋友大概會想起新約《啟示錄》中四騎士的意象。不要以為不沾手股票便與閣下無關,環球經濟環環緊扣,牽一髮而動全身。今天美股暴跌,即使港股跟隨下瀉,我們可以繼續食花生。但香港進入經濟蕭條,勢必影響政治局面。至於全球經濟衰退,值得追問的是,中國經濟如何自處,繼而思考其政治含意。

先説美股。三月九日(美國時間)紐約股市開市暴跌二千點,觸動停市熔斷機制。機制的設計是第一級:跌百分之七,停市十五分鐘;第二級:跌百分之十三,停市十五分鐘;第三級:跌百分之二十,當日全日停市。

大跌市原因,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短訊推出,是因為沙地阿拉伯與俄羅斯油價大戰,再加上虛假消息所致。所謂「虛假消息」我們暫且不談,油價大戰的爆發緣起於以沙地為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佔全球原油供應量約百分之四十),鑑於全球經濟活動放緩,為穩定油價,希望供應國減產。俄羅斯雖不屬於石油輸出國組織,但由於是石油出口大國之一,沙地也與其談判,但俄國堅決不減,談判破裂。沙地索性以本傷人,大幅增產,迫使俄國重回談判桌。

俄佬何以企硬?這關乎俄國經濟命脈。普京之前,俄國以輸出工業製成品作出口主體,成績並不理想。普京則改為輸出原材料、石油及天然氣。一則容易賺錢,二則可以成為政治談判籌碼。中西歐諸國享受俄國廉價天然氣,對烏克蘭問題視而不見。石油減産意味收入減少,俄國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怨氣一起,普京政權危矣。

不過,特朗普也不見得好過。他尚為商人時,曾在推特調侃道,若道指單日跌一千點,在任美國總統應立即執包袱走人。如今詛咒落在自己身上,跌幅為一千點的一倍,適值競選連任之際,必定成為民主黨對手嘲笑題目。最大問題是,華府處理武漢肺炎未見果斷,執筆之際,感染個案近六百,亦有人死亡,有後來居上之勢。美國有不少貧窮家庭無力購買醫療保險,一旦感染,如何得至及時治療是頭痛問題。疫情擴散肯定不利特朗普連任。要是親中的拜登上塲,香港日子不會好過。

全球經濟攬炒,中國是否以為有人陪葬便高興?當然不是。首先,盟友如伊朗將面臨更大經濟壓力,民憤升温,現政權更岌岌可危。至於中國經濟本身已是千瘡百孔。復工不復産,但復產又如何,環顧全球,有哪個市場能有美國消費者般的胃口,大量吸納廉價中國貨。歐洲不可能,中南美加非洲更不可能。如今美國衰退,有誰會買中國貨?

中國經濟是出口導向。出口貿易出問題,人民幣便要貶值增加競爭力。相信不久會見到街上的兑換店牌價有波動。可是,今次全球經濟攬炒,單靠貶值又能否起作用。再者,需求減少,跨國企業在華生産線也會減少,失業率無可避免上升。

以前説「支爆」,其實都錯了,應該是「全世界爆」,「支爆」僅是其中一環。對於政治學者而者,關鍵問題是民主制度、獨裁制度兩者,哪個可以吸納經濟大衰退帶來的政治震盪。港人對此當然有答案,且看未來半年的事態發展會否證明我們是對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