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著極差的心情寫這篇文章。上周六(三月七日)特區公安進行大搜捕,聲稱搜獲大批「爆炸裝置」,當中六人被落案起訴。昨天(十一日)六名被告提堂時,竟有兩人骨折需留醫未能提堂。究竟他們在被捕前後遭到甚麼對待?以今日香港的政治環境,我們不難想像。不要跟我説甚麼「法治已死」的廢話。客觀形勢是,北京及特區政府正利用疫情肆虐這個空檔期,對香港年輕人大清算。如我們啞忍或只作微弱抗議,將有更多年輕人被虐至殘廢,甚至死亡。

與此同時,四名被告均透過律師在庭上向主審法官投訴,落口供時無律師陪同,特區公安以威迫、誘導手段取得口供,恐嚇被告「最好招認,唔係就搞你女朋友」、「其他有啲打得好慘」。據説,其中一份「口供」夾了四次才開機錄影。

以我多年的新聞採訪經驗,大概可以想像,兩名重傷的被告被捕後堅拒在沒有律師陪同下作供。假如主審法官對被告重傷的原因不聞不問,只聽檢控官及特區公安一面之辭,他日判決後,北京及特區政府大可上升為「港獨分子恐怖襲擊事件」,與阿蓋達或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相提並論。事實上,這種宣傳技倆的確收效。英國《衞報》昨天的報道對官方版本照單全收。

光天化日下,在鏡頭面前公然虐打市民,動輒以黑社會口吻恫嚇市民,這幾個月來罄竹難書。在沒有鏡頭下,在幽暗空間,有甚麽事情不可以做;律師前來,大可拒諸門外。一個新屋嶺停用,還有千千萬萬個補上…忽然記起,那個監警會研究報告石沉大海,完全被遺忘了。

至於所謂「法治」,看見特區公安種種無法無天的行為,不受法律約束,連和理非的黃絲都不相信。難為公民黨的大狀還説:「多番向英國議員反映,香港的法治未到崩壞狀態」;「香港人仲撑緊,法治仲未死,吊緊鹽水」。只憑香港人是撑不住法治的。三權合作,法官全面傾向當權者,凡被告者必然入罪,公義無法透過法律制度彰顯。事情爛到這個地步,也不顧忌批評法官的偏坦,直接説他們投共好了。

英國國會「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日前宣布調查香港警察打壓人權狀況,調查結果將提交英國政府。小組現時開始搜集證據,呼籲各方人士網上提供資料。公民黨的大狀不要只顧著九月立法會選舉,除了協助提供警暴資料外,還有責任向英國政府及國會修訂先前誤導的説法。

執筆至此,美國國務院發表二零一九年《人權實踐報告》,內容無可避免觸及香港大量警暴及人權災難問題,並指出濫捕、濫用私刑現象。據了解,除了這份全球性報告外,遲點還會有美國國務院二零二零年香港政策法案報告。

好了,最基本的問題來了:日後調查完成,報告出籠,有甚麼具體制裁行動?有沒有制裁名單?廢老689竟為此挑機,在臉書發文,自稱「如此『罪大惡極』,不出現在制裁名單上,失望之情,無以復加」。各位是不是要成全牠?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邀請特區公安代表發言,證明港人訴諸國際渠道自救的範圍愈來愈狹窄。英國雖有調查,但國力所限,僅在於道德譴責。假如美國的制裁行動力度不足,港人如何自處?歸根到底,港人還是要首先自救,敢於與極權決一死戰,才對得住那些犧牲了的年輕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