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進攻功能組別,可以作三方面的思考。

首先,它有多大機會成功?甚至有無成功的可能?

眾所周知,功能組別的設立,是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而之所以要避免立法會全面直選,就是怕直選結果出現立法會過半數都是爭取自由民主、與中共持異見的議員。按照此一初衷,中共會完全不加攔阻?任你「奪權」?不太可能。

其次,它不成功,將會造成什麼後果?

誠然,泛黃陣營可能會在這幾年眾志成城,團結一致,中產亦覺得自己可以為香港出一分力,消去內心若干無力感。可是,然後呢?

如上言,進攻很大機會無法成事,時間耽擱了,魔警卻趁這幾年秣馬厲兵,加強武裝,對,屆時勇武手足可再上場,但實力差距拉得更遠,要掟彈也不是那麼容易。說得不好聽,進攻功能組別云云,等於借描繪一個假大空的天堂,為中共及其傀儡 buy time。這對抗爭完全不利。

況且,眾志成城、團結一致也未必會出現,老泛民與新泛民之間、新泛民與政治素人之間,隨時可以因為爭出選而發生矛盾。削弱自己壯大他人,焉有如此愚笨的抗爭?

第三,它與已殉身的烈士們的遺志是否相違?

烈士們何以要死諫?就是因為他們在現存的制度中看不到希望!他們不相信現存的制度!立法會選舉是假選舉,選特首也是小圈子選舉。走投無路,唯有用寶貴的生命及鮮血,以圖喚醒沉默的大多數,希望透過由下而上的時代革命,根本改變現今的政治死局,光復香港。

如果汲汲於鑽研進攻功能組別,深信其為可行,這等於狠狠地打了已殉身的烈士們一巴掌。原來他們都死錯了,應該細味一下功能組別的說明書。但事實又是不是這樣?抑或有人始終不肯接受殘酷的現實?

回想當初為何要讓「十零廿歲」的「後生仔」到前線衝擊,因為廿歲以後的幾代人都無法提供一個可行的、和平理性的、有效捍衛香港權益的途徑。他們有的,都是失敗經驗,不是成功。繼續走下去,香港只會完全大陸化,民主自由遙遙無期。正因如此,才要相信年青人,讓他們用自己方式闖,希望闖出一片天。卡謬說:「不是由於希望才要反抗,而是透過反抗,才能在絕望中帶來希望」,魯迅說:「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這是過去大半年抗爭運動的精神命脈。

作為失敗者,首要是承認失敗,然後退場,好一些可以無條件支持「後生仔」,做個盡責家長。再一次堅持失敗經驗,再一次說謊騙人騙自己,不惜把新生代的屍骨忘掉,這不是抗爭,這是背叛。

都不說今天許多呼籲進攻功能組別的人,當年信誓旦旦要取消功能組別。

總之,凡支持進攻功能組別,相信這樣做可以令香港走出生天的人,你們不只政治無知,而且是抗爭者中的叛徒、猶大!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