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周本欄呼籲國際社會就中國去年隱瞞武漢肺炎疫情,向中國提出起訴索償。據美國方面報道,美國邁阿密聯邦法院本月十三日收到首宗控告中國,追討因武漢肺導致損失的訴訟。原訴人是四名佛羅里達州居民及一間體育訓練中心,代表律師稱,若全美受害者都參與訴訟,索償金額或高達數十億美元。

讀者會問,上述案件與本欄今日標題有何關連?本欄去周作出呼籲時已指出,提出控告並非只關乎訴訟勝敗,而是話語權的主導。單靠一個美國地方法院,即使成功檢控,會令中國賠償嗎?不會,但起碼歷史會記下這個案例。

元朗白衣恐襲事件距今近八個月,市民記憶尚未至於模糊,例如前無線電視新聞主播柳俊江被打至爆缸及其他地鐵車廂乘客遭圍毆的血腥影象。幸好我們這一代人有互聯網,你去刪除圖片、影片嗎?我們還有區塊鏈永久保存。不過,PK鄧這類禽獸還是要堅持篡改7.21那段歷史。牠在接受《明報》訪問時詭辯,「睇番成件事有好多部分,包括下午有暴徒打人,有暴徒由外面入元朗噴滅火喉、滅火筒,亦有暴徒在車廂打人」。歪理連篇,但始終未能回答一個核心問題:為何打人的白衣恐怖分子至今逍遙法外。任你事情如何「複雜」,施襲者都要面對法律制裁;任你事情如何「複雜」,獨立調查委員會都有能力拆解。顧左右而言他,只有一個原因,只要檢控其中一個恐怖分子,最黑暗的內幕便有可能逐漸曝光。

讀歷史的人都知道,寫歷史都有一種「翻案風」(REVISIONISM ),例如清末政府如何顢頇無能,過了百年之後總會有人為它説好話,挑戰主流歷史定論。不過,「翻案」必須過了很長時間,等當事人、受害者、見證人都成為歷史人物才可以做,否則必被羣起攻之。現在7.21親歴者還生勾勾,PK如何能篡改歷史?

有評論説,PK「認衰」,承認處理當日事件可以改善。這是TOTAL BULLSHIT。PK沒有認衰,牠是轉移焦點。牠明知沒有人會相信,為何仍篡改歷史?道理很簡單,掌握話語權。六七暴動整段歷史,年過七十的人都清楚。他們很多仍然在生,但他們會指出警察網頁,以至中學教科書關於這段歷史的謬誤嗎?更不要説六四事件。

掌握話語權,你便掌握歷史;沒有話語權,即使你是見證人也沒有用。

同理,説「武漢肺炎」與説「新型肺炎」也是話語權之爭。這個問題的層次與「香港腳」VS「真菌感染」不同,因為後者不會死人,不會引致巨額訴訟,前者關乎政治責任。因此用辭選擇表明論者採取何種政治立場,絕不能苟且馬虎。

真理愈辯愈明?不要儍了,在今天香港根本沒有公平辯論平台,北京和特區政府也不會與港人「理性」討論。在未封網前,頂多是「各自表述」;到假若有一天封網後,只會有一種聲音。像《明報》這類傳媒,為PK作專訪只為提供一個主動創造話語權的機會。

對於這類問題,美國人很聰明,不理三七廿一,必先入稟法院,主動創造話語權。當然,也有7.21受害人於年初入稟高等法院控告並索償,只是香港高等法院與美國法院的斤両相差太遠。不過,這一步還是要走的。只要港人集體牢牢記著二零一九年六月以來發生過的每一件政治事件,任何人篡改歷史的詭計都不會得逞。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