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癲狗日報》網上版創刋兩周年,本來應該作一個實體慶祝,例如舉行酒會,邀請嘉賓及讀者參與。無奈此際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我們當以讀者健康為首要考慮,避免近距離社交接觸,改以網上虛擬慶祝。我謹此代表《癲狗》㒰人向一直在經濟上、精神上支持我們的讀者致以衷心的感謝。沒有您們的支持,我們撑不到今天。無以為報,我們未來將更努力做好新聞報道及採訪,毋懼暴政底下的各種威嚇,繼續發聲,以最尖鋭的評論對抗極權。您們不離不棄,我們將會「吠」得更響亮。

兩年前,毓民以無比的魄力及意志,再次樹起「癲狗」這面旗幟。與一九九六年三月十八日創刋的實體印刷版《癲狗》相比,網上版經營更為艱鉅。前者明買明賣,每天都有賣紙收入;後者則倚頼每月訂閱費二百大元,讀者付與不付均可閱讀,間或有望天打卦之虞。有幸在精簡人手、保持原有辛辣風格、優質馬經等因素支持下,仍然贏得讀者支持,當中不少是二十多年前的老讀者,令人動容。

至去年六月,香港爆發一場前所未有、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政治形勢出現劇變。讀者不單對政治新聞興趣大增,更要求傳媒全面發揮互聯網功能,即時、多角度報道示威現場實況。在互聯網世界,影象威力遠超文字。傳統的電子媒體由於投共,作自我審查,遠遠未能符合社會要求,民間自發網絡媒體應運而生,成為港人瞭解特區政府鎮壓抗爭者真相的渠道。這是時代的使命,《癲狗》當然不會缺席。

與一年前的《癲狗》相比,我們的確升了呢,原因是我們多了一班充滿活力,勇於拼博的年輕前線記者,令《癲狗》網上版能即時拍攝記錄重要事件,國際傳媒甚至主動要求轉載。支撑同事們不眠不休工作,只因一種受薪主流媒體記者喪失了的使命感。亦正因為這種使命感,他們屢屢成為警方的「目標」。我們至今已有不少前線記者遭恐嚇、襲擊、拘捕,有個別甚至嚴重受傷。我在此向同事們保證,我們會以法律途徑為你們討回公道。

「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我敢説,《癲狗》鞭撻當權者及其走狗奴才的辛辣風格,全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有朋友問,面對日益艱困的時局,假如二十三條立法,你們如何自處?我們當然也有徬徨的時刻。但徬徨過後,我們更會吶喊。事實上,即使惡法未立,社會上的寒蟬效應、自我審查氣氛與中國相差不遠。二十三條雖未立,卻已收立法之效。到了真正立法之時,我們當視為決戰時刻的來臨。美國名將麥克阿瑟將軍名言:「老兵不死,只會慢慢凋零」。我們是老兵,但也不會慢慢凋零,更不會逃避,我們會痛痛快快的打好一場決戰。

今天開始,《癲狗日報頻道》也在YOUTUBE正式啟播了,內容也是多姿多采,除新聞報道外,還有人物專訪、黃色生活圈等內容。這是我們不斷提升質素的其中一環。不過,説到底,《癲狗》需要你們的支持才能成長。因此,我懇請各位支持者除繼續支持《癲狗日報》外,更要在YOUTUBE訂閱《癲狗日報頻道》,按LIKE,和你們的朋友分享其內容。這不單是為了一個網上平台的存亡,而是為了香港的言論自由。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