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鄕議局薛浩然

何君堯的穢史,新界鄕紳最清楚。前新界鄕議局主席劉皇發的妺夫薛浩然清晰地指出,何某在去年七月二十一日當天為白衣恐怖分子「打氣」,近日硬推二十三條,只因要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洗底」:「希望啲人唔好混淆視聽,愛國愛港唔等如你可以喺7.21事件胡作非為!」。薛浩然強調,何某當天為白衣人「打氣」的影片網上瘋傳,不明白為何警方至今未有就有何某涉嫌干犯煽惑罪進行調查,「係咪因為佢愛國、維護中央行使權力,就可以胡作非為,姦淫擄掠都得?」

薛先生的批評尖鋭,但礙於身分,有些地方還留了手。我不揣冒昩,作一點補充。首先,何某是打著「愛國愛港」旗號,但並非真愛國,更不會愛港。薛先生質疑,「佢點解送啲仔女去英國,而唔去北京?近啲都可以去深圳吖!」假如何某妻子及子女拿的是外國護照,外界更有理由懷疑這家庭隨時移居外國。

其二,何某及白衣恐怖分子外,還有當晚自動失蹤的警察。在一個原本是法治的社會,「胡作非為,姦滛擄掠」之所以能發生,全賴執法機關坐視不理,甚至參與其中。薛先生詰問:不明白為何警方至今未有就何某涉嫌干犯煽惑罪進行調查。其實,薛先生自己也是知道答案的:此案根本不能查,一查整個警隊高層的黑幕就曝露,由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的流浮山小桃園飯局到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元朗白衣恐襲一脈相連。

其三,談到九月選舉,自然少不了中聯辦的角色。我又必須再提醒大家,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去年七月十一日出席元朗十八鄉委員會一項儀式時警告:「不容許他們(示威者)來元朗搞事」。結果十日後元朗地鐵內外乘客及路過市民被無差別毆打。何某説此等行為是「保鄉衞族」。但若論真正的「保郷衞族」,何某並無資格,只是仗著「西環契弟」之名,狐假虎威。這一點薛先生也是很清楚的。

7.21的真相,稍有常識的人都清楚。前港英高官王永平昨日(三月二十二日)在臉書質問,「去年7.21是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警察失蹤。昨晚(7.21事件八周月)是警察對市民、議員、記者無差別施暴…特首會繼續『包容』警察,還是她已經無權話事?」自去年七月之後,每月逢二十一日,警察特別落力開O.T.,前日又是大肆拘捕,無故襲擊記者,連一向反應遲鈍的記者協會也發緊急聲明,敬請特首責成警務處處長,立即重新訓練甚至解僱相關警務人員,以免不合格的人員繼續傷害記者打壓新聞自由。每逢二十一日及三十一日如此瘋狂反應,説穿了,無非「身有屎」。至於王永平最後一句詰問,也是明知故問,警察現在是「冇王管」,只聽命於西環,區區「特首」又何須放在眼內。試看那光頭警長劉澤基,在微博放言高論,月旦政事,粉絲數以十萬計,又豈是毒娥可以比擬。

不過,薛先生批評何某不顧大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表面上是從建制派利益出發,但亦點出了玄機。何某強推二十三條,根本在主流建制派內亦未獲響應。毒娥連那句標準答案「審時度勢」亦也不用,費事回應。換言之,何某想籍二十三條洗底或轉移視線是徒勞無功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