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際,頗有風聲鶴唳之感。當特區政府洋洋自得,瘟疫突然一記回馬槍,感染個案暴升,剛傳來消息是黃竹坑有人舉辦白色情人節派對,逾百人參加,初步四人確診。如要以禁止酒吧賣酒來阻止「高風險親密行為」,何不索性連夜總會、私人派對也立例禁止;這也不只,NOW新聞台男剪片師初步確診,昨晚(三月二十三日)該台疏散七十名員工,關閉辦公室消毒。據説,管理層憂慮多名記者或為密切接觸者,正商討應變方案。作為有規模的新聞機構,我倒是奇怪它現在才「商討應變方案」。身為資深新聞工作者,我有一個職業病:凡有大事件,總會「向前看」,預測走勢,也思考PLAN B。我也曾設想,若我們的同事懷疑感染,甚至確診(TOUCH WOOD!),如何應對,不致於到時手忙腳亂。本欄周前也指出,瘟疫第一波未算厲害,第二波先至嚟真料,似乎應驗。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在毒娥領導下的特區政府是廢的。立法會議員陳沛然醫生(功能組別:醫學界)指出,如果香港政府兩個月前肯做入境口岸防疫工作,做好家居檢疫,就不會有非香港居民傳入,然後本地人傳人,也不會有打邊爐、酒家、婚禮、蘭桂坊羣組,令食市無生意,停工停市。要怪就怪香港政府的漏水防疫政策。陳醫生及一衆醫護人員不是馬後砲,他們早在農曆年前後大聲疾呼,但毒娥堅決不聽,還要搞秋後算賬。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但至今毒娥依然拒絕全面封關,連補牢也在拖延。稍有常識都知道,如不封關,關口如機場等是高危區,結果昨日一名在機場負責檢測的衛生署醫生初步確診。他確診意味機場有入境人士感染,至於後者是否已被隔離,還是現在「通街走」播毒,真是天曉得!有這樣的垃圾政府,沒有社區爆發才奇怪。

戲院發現懷疑感染者,立即停業清潔,火窩店、酒吧、食肆、酒店莫不如是,大部分消費者當然不會冒險。沒有生意,老闆自然要裁員,失業率飈升,這是另一個計時炸彈,但毒娥又是慢三拍,回水一萬杯水車薪,還要等半年。反觀中華民國那邊,蔡英文總統果斷封關,禁止中國病毒入侵,經濟活動得以保持正常,最新公布的失業率停留在低水平。

武漢肺炎瘟疫肆虐全球至今,還有另一個疑問:不少國家政府高層及名人均中招,伊朗等高風險國家不用説,西班牙著名男高音杜鳴高、美國右派參議員RAND PAUL(曾參選總統)確診,為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狗官還沒有被感染?本欄今日的標題並非詛咒,而是真疑問。事實上,如果香港社區爆發,毒娥、PK鄧等染病的機會不會低。

為何我這樣「樂觀」?關鍵在中國。習帝下令,三月底疫情受控,結果是官方疫情數字受控,深圳、廣州陸續解除戒備,回復正常,甚至「復工」。這意味繼第二波後還有第三波。回復正常後,港中官員交流也重啟,假如到時中方官員中招,傳染特區狗官的機會也高。

港人現在要保持的,就是對特區政府的高度不信任,方可渡過此難關。對於那些現在這個時刻還在搞婚宴、開派對的人也必須強烈譴責。此刻不保持高度警覺,就等如禍港。

梁錦祥

(補記:國際奧委會成員宣布,二零二零年東京奧運會延後至少一年。這個消息不令人驚奇;奇怪的是日本政府一直以為有運動員會冒險來參加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