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前日(三月二十三日)在南中國海實彈演習時發射了一枚飛彈,這不單只是軍事宅的專題,也觸動不少政治觀察家的神經,心𥚃問:特朗普意欲何為。值得留意的是,新聞不是首先由通訊社或傳媒報道,而是美國第七艦隊在自己的臉書主動發布,用通俗語言來形容,就是「慌死你唔知」。但美國媒體不領情,仍然專注疫情,只有中華民國報章及香港《南華早報》稍加報道。真正的新聞是,在北京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如耿爽、華春瑩之流將如何回應。華府此舉也是要測試中國領導層目前的真正狀態。

另外,美國《華爾街日報》軍事記者米高.歌頓昨日刋出長文,指出美國海軍陸戰隊正重整部署,應對中國威脅。報道引述海軍陸戰隊司令貝格稱,轉型計劃是建立新的海軍遠征部隊,戰略重點將以往的中東反恐戰轉移到西太平洋的跳島作戰,目標是遏止中國艦隊威脅。戰略方向大挪移,兵種武器當然隨之改變,不再是坦克、大砲,而是兩棲登陸的裝備和訓練。

報道寫得比較具體,引述貝格稱,計劃是建立沿海兵團,機動靈活部署,令中方難以打擊。一旦美中在南中國海爆發軍事衝突,美軍將派出五十至百人組成海軍陸戰隊小隊,駕駛登陸艇前往南海及東海的小島,並裝備可在空中、海上、水底執行任務的無人機,瞄準企圖進入南中國海的中國艦隊,發射反艦導彈。小隊亦可把相關數據傳送給較遠距離的海軍及空軍,由後者發射遠程導彈。

兵不厭詐。美軍是否有必要在部署上打開口牌,讓對手有時間製訂反制策略並非重點。重點是美軍表明,不怕在南中國海島嶼上與共軍短兵相接。試射導彈與轉型報道相繼出現,華府要向北京發出的訊息相當明確。

美軍轉型有其客觀條件。伊斯蘭國早已潰不成軍,無望東山再起。以色列及美國的共同敵人伊朗是武漢肺炎重災區,加上油價大跌,經濟必現危機,讓其內部分裂勝於從外武力攻打。美國從中東(包括阿富汗)脱身,可專心對付中國。

主觀條件方面,中國病毒危及特朗普連任機會,特朗普性格火爆,當然向北京還以顏色。不過,若説單憑他可令美軍戰略大挪移則是不瞭解五角大樓的官僚習性。近三十年來,美軍主要戰略思維主要集中於中東沙漠作戰,無論是作戰裝備(包括軍服)及戰術均以此為目標,要轉變方向需要時間,更要有軍隊高層的全力支持。從美軍高層,尤其是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的發言可見,劍指中國是共識。與此同時,美軍並非跳島戰術的初哥。二戰時,麥克阿瑟將軍在南太平洋所羅門島與日軍作戰將此戰術發揮得淋漓盡致。當今美國海軍陸戰隊有先例可循,故轉型速度較快。

最後,華府這個動作是否有意挑起戰爭?當然不是,但美國要警告中國,不要在南中國海輕舉妄動,此乃國策所需,特別是當北京面對嚴重經濟危機時,會否以軍事冒險轉移國民視線,正是華府短期內需要防範。華府更有興趣從中國外交部反應速度及其措辭強硬程度,推斷北京當權者當前的精神狀態。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