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封關鎖國。昨晚(三月二十六日)中國外交部發出公告:「鍳於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快速蔓延,中方決定自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八日零時起,暫時停止外國人持目前有效來華簽證和居留許可入境。」表面上,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現在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中國疫情稍告穩定,如果病毒出口轉內銷,豈不是前功盡廢?但想深一層,事情又不是這樣簡單。首先,中國官方公布數字不可信之外,北京高層也知道連自己做的內部秘密統計不一定準確。其次,假如再次出事,不可以像之前企圖把責任推向到訪武漢的美軍,更證明病源在中國。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習帝需要在四月中宣布,在他領導下,「打贏這場自建國以來最大型抗疫人民戰爭」,然後順利召開原本在三月初舉行的全國人大會議,證明其地位不受挑戰。沒有外國人進入,沒有外國記者,封鎖網絡,即使有新疫情,所有消息都不會傳出。

內憂外患。習帝面對空前壓力。先前紅二代地產商任志強被捕,其長子及秘書同時失蹤,只因「任大炮」私下撰文,説「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暗批習帝。據説此案,「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冇情講」之餘,也告訴「任大炮」的後台,不要搞小動作。但愈是將批評滅聲,怒火一旦爆發就更激烈,甚至去到魚死網破的程度。外患方面,西方國家經濟受到疫情打擊,嚴重程度堪比百年前的經濟大蕭條。待疫情稍減,各國政府必定聯手向中國追究責任。中國透過大外宣及賄賂政客影響各國對華政策的技倆已被識穿。最重要的是,帶頭反中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因武漢肺炎而影響支持度。反之,其支持度正在上升。因此,北京寄望民主黨老油條拜登明年執政不大可能。

正因為局勢如斯嚴峻,北京更急於復工。但復工最諷刺之處是無訂單。封關後更難有買家到中國,出口業打擊更大。紓緩方法是刺激內需,要國民多消費。這也是我推測銷國後中國會爆發第二波瘟疫的原因。復工、集體娛樂是瘟疫大爆發的引爆器。不過,如北京不這樣做,也是死路一條,因為失業會更嚴重。

此外,疫情不一定局限於肺炎。陝西安康市寧陝縣日前有一名民工在復工包車上暴斃,事後查出是染上漢他病毒致死。漢他病毒是經老鼠傳播,也證明在各個地方省市衛生情況普遍不佳,即使經過武漢肺炎後亦無改善!這個案也引起另一個疑問,假如再爆發疫情,地方及北京會否重蹈覆轍,再次隱瞞。很不幸,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武漢肺炎是廣東沙士的重複,將來亦會繼續。

面對這個情況,港人如何自處?首先,下周將是醫療系統的臨界點,感染人數再急升,醫院(無論公立或私立)即時爆煲。北京亦擅於利用這種機會「證明」中國抗疫人民戰爭成功,顯示其獨裁專制之優越性。再者,中國封關,但其國民仍可到港。如下月八日後,武漢居民來港,我們更為危險。港人目前可做的,就是堅持抗疫守則,拒絕抗疫疲勞,遇到高危人士,特別是説普通話的,必須敬而遠之。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