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欄上周末文章尾段預告,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本周是臨界點,香港醫療體系爆煲迫近眉睫。昨日(三月二十九日)本地新增五十九宗感染,累計個案達六百四十一宗。由於病牀數目開始緊絀,近日部分確診者等候逾一日仍未能送院。《明報》引述油尖旺區議員李國權稱,一名二十一歲男患者(第五六七號個案)向其求助,投訴前晚獲通知確診,但直至昨晚八時仍未能安排送院。患者在尖沙嘴一間酒吧工作,與母同住深水埗基隆街一個劏房,單位內另有四個家庭。看了這段新聞,大家就知道現時香港水深火熱情況。

尖沙嘴酒吧和基隆街劏房都可能是新爆發點,但確診者只能在劏房內等候,他的同住母親是否已被感染,單位內的其他劏房戶如何隔離,更不要説他接觸過的同事和客人…社區感染進入高潮。如斯田地,罪魁禍首是毒娥,全因牠拒絶全面封關及對歐洲回流避疫港人檢疫失當所致。

執筆之際,消息説全港公立醫院八百張成人隔離病牀爆滿,部分確診病人等候近兩日才送院。過去十日確診者三百九十人,當中二百七十五人有外遊紀錄,家居檢疫期間確診九十七人,仍未送院者四十二。面對這個嚴峻局面,醫管局答覆是會增加四百張「二線病牀」,不過擔心情況惡化,再加牀仍未必能應付,會與專家研究出路處理現時困局。

看了這種答覆簡直是怒從心上起。甚麼是「二線病牀」,是否指普通病房牀位?一般公立醫院未有瘟疫前已爆棚(如觀塘聯合醫院),何來「二線病牀」?「二線」之外還有沒有「三線」?開始有確診者未能送院,為何仍要等至下周才開「二線病牀」?情況已惡化,擔心有何用?現在才「研究」出路,等如説沒有PLAN B,等如説重演十七年前陣腳大亂的醜態。早知今日,為何不早向毒娥指陳利害。醫管局高層都是廢柴,食塞米。

事到如今,第二波大爆發在所難免,只能寄望大部分患者能自我康復,康復後有免疫能力,也就是英國專家所指的HERD IMMUNITY。但此刻網上流傳一個據説來自本地醫護錄音,大意是,近期從歐洲回來的確診者(估計應在歐洲感染),其病毒毒性較先前從武漢回來後確診者為高。後者服用藥物後數天病情受控制,但同樣情況,前者含病毒量仍高,而且在病人糞便樣本中有大量病毒。可以推算,帶菌者在公衆場合,特別是衛生間極易播毒。更甚者,由於火頭處處,醫管局已無法追查大部分社區爆發源頭,即無法堵截病毒傳播路線。

第二波大爆發,長者及長期病患者高危。部分普通病房留給武漢肺炎患者,如何防止其他病人交叉感染。醫護人員防疫裝備是否合乎規格?呼吸儀器需求必定急升,醫院能否短期內配合?醫管局必須今天回答以上逼切問題。

香港如此水深火熱,但毒娥只管做騷,全無對策,而其四人上限新法例根本是要趕絶小食肆,皆因只有大型連鎖店才有能力「守法」,睽諸特區公安執法時針對對象亦是黃店,故新法例背後之政治企圖十分明顯。

中華民國、日本、德國均有官員因自覺處理疫情不當內疚而自殺請罪。若論罪疚,毒娥自殺百次亦不足以抵償。我們也不要牠和其他狗官自殺,我們要活著看牠們被公審的一天。

梁錦祥